A-A+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2021年09月23日 信息之窗, 心质培养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已关闭评论 阅读 42 次浏览 次
扫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健心学堂”,可获取大量科学实用的相关知识

抑郁症是什么样的感觉?

睡在床上好像有针扎一样,不得已,得睡到床底下。

这是《黑色博物馆》展览中心理疾病中的一个场景。

《黑色博物馆》这几天正在杭州湖滨In77开展,有人说这是一个关于精神病的展。准确地说,这个展览关注心理世界的疾病,比如幻听、幻视、抑郁等,展现心理疾病患者眼中的世界,呼吁大众关怀。

展览分为3间剧场、8段录音、20封遗书、112种怪癖行为。

可能被误解的心理疾病世界是什么样子?小时新闻记者去了一趟。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1】幻听、幻视、幻触,他们的心生病了

展览的门口,并没有工作人员指引。

购票扫码之后,一张写着症状诊断的病号手环就是门票。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大门口标语写着:什么是正常?

戴上手环进入大门,里面漆黑一片。一点点亮光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走廊墙壁上挂着几件医院的病号服。

首先进入的是强迫症病区。

映入眼帘的是鞋带的n种系法,全交叉、分割交叉。墙上的文字是强迫症患者的心理独白:走路我到底应该迈哪一条腿啊?系鞋带的方法到底有多少种?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不同于平常朋友间插科打诨打趣说“你有强迫症”,在这里,强迫症变成了一种大脑和身体行为分开作用的疾病,而强迫症患者真切地感受到这种极限拉扯带来的痛苦。

扫描二维码,清晰的女声传来:强迫症患者真的会因为第七种系鞋带的打法没有想出来,而拒绝出门。平常看来无关紧要的事情,在强迫症患者身上,变成无法逾越的障碍。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还有一种强迫症会强迫自己数东西,比如数大米、数沙子。

没有意义,但是身体却硬要执行。

关联的病症包括幻听、幻视。

墙上的一部电话里面,传来辱骂的声音。

这是很多心理疾病的人的真实感受,哪怕挂断电话,依然清晰。

一件反着穿的病号服,展现了一些患者的思维方式:世界已经反了,如果不把衣服反着穿,那就得把头朝下站着,那样太难了。

“1%的病友看到的世界是有偏差的。”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2】一张张处方笺,是鼓励或者自我鼓励的话

再往更里面走,涉及到更多真实的病患案例。

一位精神分裂患者写下了他的内心独白:我很羞愧,我有精神疾病,但是我有饭食、有房住,已经是上天的恩赐,疾病,是这些恩赐之外的神来之笔。

在视力表里,文字是倒着的,充满扭曲感的。

一位重度抑郁患者这样写道:自卑、社恐,害怕与人交流,敏感多疑,记忆力开始下降,失眠,暴饮暴食,要么一点都不吃,时常感觉到呼吸困难,有人掐着自己的脖子不让说话。

场馆里循环播放着两句心理疾病患者脑中的重复臆想:不要买鸡,鸡会啄你,不要吃猪肉,猪会不开心。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篮筐里面是一些观看者留下的纸条,以处方笺的形式留在了箱子里,分享了一些鼓励或者自我鼓励的话语。

再向里面深入,这是一些更加具体的病例:边缘性人格障碍、广泛性焦虑。

在展板上,精神疾病治疗史,写着从公元前2200年到现在治疗手段的更新与变化:最让人心疼的是,最初精神疾病被当做一种不可抗力,患病者被极端残忍的对待。

直到现在,随着一些神经抑制药物的研发投入临床应用,药物治疗已成为精神疾病治疗的主要方法。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3】患病人群中有孩子,“被确诊那一天,爸爸默默流泪”

展览中,一组影子照片还原了抑郁患者的想法:很想要触碰外面的世界,但是好像有一层薄膜,隔着自己和外面的世界。

一些平常人的抑郁症日记更能反映,这场无声的痛苦真实出现在平常人身体里时是什么样的感受。

一位女抑郁症患者说:我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再难过都可以笑,得抑郁症的时候,大家都很震惊,这么活泼开朗的女孩,怎么会得这种病呢。

一位抑郁症患者讲述:2018年底患上抑郁症后,导致工作丢失,长期失眠,病痛折磨后身体消瘦,出现轻生念头。

最让人动容,是其中一篇故事:那个逗我笑的好朋友,得了抑郁症。好朋友在知道我有抑郁症后,发的一条朋友圈。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的病单交到我手上,我感到一阵背脊发凉,至今不敢面对高额的药费和治疗费。

止痛片出现在另一位重度抑郁患者的故事里:病发作,我就不停幻听幻视,寂静的课堂上,我能听到有人在我的耳边哭喊嘶吼。止痛片伴随了我3年,一旦犯病,我的手里它必然会在。

分享这些抑郁经历或者抗抑郁经验的患者,很多都很年轻,上学期间、刚工作不久,甚至有小学生,“小学三年级后的两年经历,让我经常不知原因的哭泣,做检查后确诊为重度抑郁症,回家路上,爸爸在驾驶座默默流泪。”

一些患者想了很多办法,打拳击,养狗,和朋友出门去玩……一些人挺过来了,一些人没有。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杭州这场展览让人心疼,也值得被看见

在抑郁症专区,一张扎满针的床,床底是一位趴着睡的患者。

解说是这样的:“一些患者,是不能在床上睡的,这在上海站是真实发现的案例,一位参展的小朋友看到这个作品时,哭了,因为他也是感觉睡在床上被针扎的疼,最初家长以为孩子是为了逃避上学,后来发现孩子并没有撒谎,而是他的心生病了。”

在满墙的抑郁症患者自留资料里,一位抑郁症的病例能让很多背负父母期待的孩子有共鸣:我迫不得已要维持一个别人家孩子的所谓优秀形象,我没有什么痛苦的童年回忆,也没有遭遇过欺凌,我不配不开心,我只能开朗向上。在别人看来,我是万般不可能得抑郁症的,天天咋咋呼呼乐呵呵的脾气也很好,谁得病我都不会得,现在的孩子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太脆弱了,我听过无数次这样的话,也只能低头附和。我没有资格得抑郁症,我比大多数患者幸福。我的任何消极都是错误的,久而久之可能就越来越痛苦,就爆发了吧……

4】“谢谢,对不起,我爱你”,他们的世界值得被更多人看见

在第七人民医院的展示间里,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外面却看不到里面的房间,展示了患者渴望被看见、却一直被忽视的心理。“很期待有人能走进来,但是发出的信号没有人听见,久而久之,就不再对外发出信号了。”

“你们进不了我的内心,但我却能看到外面的一切。”一位抑郁症患者说。

后面的展厅,是由遗书组成的。

留下展品的人都已经去世了。

其中一封只有简短的几个字:谢谢,对不起,我爱您。

在出口的桌子上,摆放着观看者留下来的信——处方笺。

“我们都要好好活下去。”

“希望自己往后能顺利通过心理咨询师考试,能够帮帮他们。”

“确诊半年,每天都对着每一个人笑。”

“如果将来我有了孩子,他也在成长的路口遇到了烦恼,我一定告诉他,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妈妈都很爱很爱你。”

这场看着让人很心疼的展览,大家都留下了温暖的笔触回应。

也许这也是展览想表达的含义:关心心理疾病,他们值得被看见。

(全文转载于: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