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你不是不会social,你只是不够坦率

2016年04月07日 心质培养 你不是不会social,你只是不够坦率已关闭评论 阅读 137 次浏览 次
扫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健心学堂”,可获取大量科学实用的相关知识

 (中国全民健心网肖汉仕/陈福宗与您分享,祝您多点开心,少点烦恼!谢谢收藏
    
我们太习惯谨言慎行,夹着尾巴做人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成了别人眼里的笑话,毁了自己的形象。其实别人哪有那么多精力去在意你的事情呢?

我这人特别怂,跟熟人还好,是个开得起玩笑,热得起场子,你说“切克”我说“闹”的逗比。

可要是遇到陌生人,我就成了一个闷葫芦,瞬间化身天山上高冷的仙子,脸都被冻瘫了,半天放不出一个屁来。哪怕为了应酬,勉强聊会儿天,拳头里也都是汗。

用朋友的话说,在自己人面前,我是个大螃蟹,横行霸道的,一出门就变成鳖。

他说得如此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有些看着很平常的交际,在我这儿比闯关游戏还难。

饭店遇到同事,假装没看到,还是去打招呼?领导生病了,去探望呢,还是当不知道?跟不熟的人共处一室,要不要主动挑起话题,又该说些什么呢?

天啊,人际交往怎么会如此复杂、无情、无理取闹、让人头疼呢?有时候,我还真想变成一只鳖,好歹走到哪儿背上都有个保护壳,不想说话的时候,缩进去一了百了。

旅行里也是。走在大街上,偶尔迎面遇到个陌生人,人家很友好,主动对你微笑。

而这个时候,我想到的不是这人牙有多白、笑容有多好看,而是:要不要回人家一个微笑呢?不回吧,人家会觉得你很没有礼貌。

可是如果回了微笑,万一你笑得牙花子都露出来了,人家目不斜视地走过去,跟你身后的一个人拥抱,那不是很丢脸?

就因为这点儿小纠结,每当我看到有人过来,总会不自觉地在心底激烈斗争一番,最后以胆怯战胜勇敢居多,要么赶紧绕道,要么立刻蹲下系鞋带或掏出手机,对着黑乎乎的屏幕胡说八道,低头走过去。

哪怕偶尔有那么几次鼓起勇气,对人家微笑了,也因为紧张,面部神经抽搐,笑起来跟肚子疼似的,把人家吓了一跳。

唉,为什么我就没有微笑的勇气呢?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身边的朋友们,一个个的往好听了说是为人处世大气,镇得住场子,说不好听了就是厚脸皮。

一起出去玩,遇到陌生人时,这帮自来熟的家伙总是能瞬间找到共同话题,跟对方谈天说地,几个小时后称兄道弟、义结金兰不成问题,就差互相交换银行账号密码了。

我就亲眼见到过有一次在火车上,我的朋友苏小姐用十站地的距离,套出前排大叔是意大利餐厅的老板,最后还哄得人家招她去那里打工。

这种开朗的个性实在太吃香了,问个路,搭个车,就连买杯饮料都能有折扣!

而我呢?对着陌生人总是一张死鱼脸,人家主动来说话,也接不上话题,堪称十分钟冷场王子。

比如:“小兄弟从哪里来的啊?”“站台上。”“……”

又比如:“你住海边啊,那你们那里什么地方海鲜最好吃啊?”“海里。”“……”

我没被打死,真是众人慈悲为怀。

知道自己不善于跟陌生人交往,我下意识选择躲避。坐火车或者飞机,一定选靠窗的位置,早早上车,把行李放到头顶,插上耳机,戴上帽子,迅速把自己跟周围环境隔绝起来,有人搭话也装听不到。

在公交车上,害怕给别人让座时要交流,干脆有位置也不坐,从上车站到下车。

越是喜欢的人,越是不敢亲近,反而表现得更加疏离。大学时我暗恋了一个人四年,每天一起上课,有那么多机会,愣是连一句话都没说过。稍微离得近点儿汗毛都竖起来了,赶紧臭着脸走开。

班之后有个特别尊敬的前辈,特别想跟他取取经学点儿经验。结果大家一起聊天,前辈一过来,我就缩着脖子跑了,弄得前辈很郁闷。有一次,吃饭时他直接问我:我是不是哪里惹到你了啊,怎么感觉你这么讨厌我呢?

“不不不,亲爱的前辈,我并不是对你有意见,我只是个交际白痴而已,你那么优秀我愿意跟你当一被子的好朋友,我甚至愿意为你生猴子!”

怕里这样想着,我脸上依然一副冷淡的屌样,说:“你想多了。”

我知道这是没自信、情商低、小家子气的表现,可我有什么办法呢,当了二十多年别扭的小白兔,习惯自己蹦蹦跳跳瞎嘚瑟,你忽然让我跟野狼似的见谁扑谁,开玩笑呢。

我最讨厌的一种人,是接受了人家的帮助,却毫无反应的人。

比如我帮你开了一下门,虽然我并不期望得到你的感谢,但如果你就这样直接走了进去,没有对我说谢谢。那我就会很不爽,想瞬间关门,把你夹死在门里。我觉得坦率地表达自己的谢意或者是歉意,是对别人的尊重。

而不知不觉中,因为对陌生人的社交恐惧症,我恰恰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不敢说喜欢,害怕说讨厌,连说谢谢和对不起,都像蚊子似的嗡嗡。

有一次从青岛飞成都,我身后坐着一对母子,妈妈很年轻,孩子刚刚上幼儿园,正是活泼的年龄,看到什么都要叽叽喳喳。

一会儿“妈妈我们飞起来了飞机为什么会飞呀我们会不会掉下去呀”,一会儿“妈妈我要喝水我要吃巧克力我要看动画片我要成为海贼王的宠物哆啦A梦”。那天我很困,上了飞机之后一直昏昏入睡,结果正做梦在马尔代夫跟猩猩

跳华尔兹呢,头上忽然砸下来一个椰子,我眼冒金星,瞬间就清醒了。低头一看,哪里是什么椰子,分明是个儿童杯,再抬头一看,小屁孩正笨手笨脚往回缩脑袋呢。

实疼倒是不疼,只是吓了一跳,睡意全消。我拿着杯子,故意问这是谁的,结果后面的那个妈妈说,哦,我孩子的。然后一把拿了回去,连句对起都没说。

我心情很不爽,很想站起来跟她理论,指责她没有礼貌,给孩子做了坏榜样。可转念想想,吵了又有什么用呢?

就像我一样,一个人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去塑造性格,哪里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或者是一件事儿就轻易改变呢?我跟她吵起来,不过成了大家看热闹的对象罢了。

为了分散注意力,我拿起一本书读了起来,结果在空姐添水的时候,这本书一下子滑进了座位的空隙。我几次伸手去够,都没能拿出来。正打算站起来换个角度,书被从后面递了过来。

我抬眼一看,是那个母亲,她没有看我,我也不好意思看她,只是把书拿过来,一句“谢谢”硬是憋在嘴里。

我忽然明白,其实有时候内心不是没有情感,只是不知道怎么去表达,不敢去表达。小时候可以毫无顾忌说出的喜欢和讨厌,随着年龄的增,逐渐被从嘴里压进了心里。

我们太习惯谨言慎行,夹着尾巴做人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成了别人眼里的笑话,毁了自己的形象。其实别人哪有那么多精力去在意你的事情呢?

哪怕今天你再丢脸,对人家来说也只是过眼云烟,不会往心里去的。

所以,以后我应该试着做个坦率的人,坦率地回应别人的善意,亲近喜欢的人,对讨厌的事说不,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让自己高兴,别人也舒坦。

对于这个母亲,我想,她差我一句对不起,而我,也欠她一句谢谢。不只是谢谢她帮我捡起了这本书,也谢谢她为我捡起了微笑的勇气。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