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范利教授向“两会”提交了推进“全民心理健康

2012年08月06日 健心新闻 范利教授向“两会”提交了推进“全民心理健康已关闭评论 阅读 122 次浏览 次
扫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健心学堂”,可获取大量科学实用的相关知识
范利教授向“两会”提交了《推进“全民心理健康工程”的建议
作者:记者 耿兴敏 来源:2009-03-16 中国妇女报 推荐者:肖汉仕
 

   
 
全民心理健康工程:许心情一个明媚春天
 
 
 

 

(中国全民健心网肖汉仕推荐)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总医院副院长范利教授本次“两会”期间提交了《关于切实推进“全民心理健康工程”的建议,本报记者为此专访了范利教授。

我国心理疾病患者超1亿心病排名疾病总负担之首

范利教授说,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各种社会矛盾增多,竞争压力加大,工作节奏加速,以及重大灾害、经济危机的突发,使我国民众的心理精神健康受到巨大的冲击和挑战。

我国疾控中心精神卫生中心2009年初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有精神疾病和心理问题的人数占总人口的7%,超过1亿人。其所造成的负担和危害日益严重,已成为影响社会和谐和实现“小康”目标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

近年来,我国心理疾病呈现年轻化趋势,最小的只有8岁。2005年调查发现,我国18岁以下青少年中大约有3000万人存在各种心理障碍和行为问题,并且有上升趋势。“当前我国儿童青少年精神问题的患病率已经超过了国际15%~20%的平均水平。”范利院长介绍。

我国每年约有25万心理、精神疾病患者死于自杀,精神病患者伤人事件时有发生,对社会治安构成很大威胁。“由于对心理疾病的知晓率低,加之抑郁、焦虑症患者通常会表现出各种躯体不适,如头疼、心慌、失眠、食欲不振等。患者往往到非精神科室反复做各种检查,浪费了大量的时间、人力和财力。”另外,由于社会环境存在偏见和歧视,令很多人对看精神科疾病有强烈的羞耻感。据统计,精神障碍者去看病,大概有90%以上首先选择到非精神科去看,第一次就看精神科的比例不到5%。

2004年,按照国际上衡量健康状况的伤残调整年指标(DALY)评价各类疾病的总体负担,我国心理、精神疾病约占20%,已超过心脑血管、呼吸系统及恶性肿瘤等疾病,排名我国疾病总负担之首。据世界卫生组织推算,中国神经精神疾病负担到2020年将上升至疾病总负担的1/4。

 每10万人才有一位精神科医师专业机构人员严重不足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统计,截至2005年底全国精神疾病医疗机构只有572家,共有精神科床位132881张,注册精神科医师16383人。照此计算,全国平均精神科床位密度为每万人口1.04张;平均每10万人中才有一位精神科医师。

我国“小康社会”十大标准中规定每1000人中有一个心理咨询师,需求量在100万~200万之间。目前我国经正规培训的心理工作者不足2万人。全国1000所大专院校中只有30%建立了心理咨询机构,67万中小学里很多学校没有配备专业的心理咨询人员,很多大医院没有心理科、精神科医生。

范利介绍,我国心理医师缺乏的原因复杂,一是我国高等教育体系中心理学科教育滞后。全国1010所大学,心理学系只有20余个。二是缺乏规范管理。大部分人在从事心理咨询职业时存在职业能力、基本素质与任职资格等问题。另外心理咨询经济效益低、心理医师社会待遇差,工资收入少也是一个原因。

“心理精神疾病的基础和临床研究相对落后,也极大地影响到精神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尤其是主要症状出现之前的早期识别和干预及防范。”

全社会都应积极参与“全民心理健康工程”

范利认为,应切实推行全民心理健康工程,“把防治工作重点逐步转移到社区和基层。”

首先,国家卫生部等相关部门加快制定心理精神卫生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用法律形式明确各级政府有关部门的心理精神卫生工作职责和任务,把心理精神卫生工作纳入地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以及部门年度工作计划考核目标,明确心理精神卫生机构性质和确保经费投入比例,加强心理精神卫生人才队伍建设。

其次,国家计划、财政、人事部门应当加大扶持心理精神卫生事业发展的力度,改善精神病专科医院条件;实现按公共卫生体系职工工资全额拨款的待遇,稳定现有队伍;卫生、公安、民政、残联与政府基层辖区部门以专业医疗、防治、监管、提供康复服务、提高精神分裂症治疗率。

依法做好严重肇事肇祸精神疾病患者的强制收治工作。教育部门要将心理健康教育纳入学校日常工作计划。劳动保障、司法行政部门要妥善解决精神疾病患者的经济负担、就业和法律救助。

“建立国家高危人群心理干预机制和心理救援机制。”范利提议,三级甲等医院均要成立心理科,中国医师协会成立心理专业委员会,以规范心理医师工作。

“在教育、医疗、武警、监狱、残联、妇联、社区、企业等系统要设立专业心理咨询机构或者配备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建立高危人群心理档案,建立各种官方或民间的心理危机干预机构,形成心理咨询服务体系,使之无论是在日常生活还是在重大灾难性事件发生后都能迅速介入,并及时对受害者的心灵进行抚慰和干预。”

范利建议,改变我国以医院为中心的心理精神卫生服务模式,提供以社区为中心的长期心理康复工作,对于早期或康复期的患者在社区集中管理,由封闭式管理向半开放或全开放管理方式转变,由被动服务和单一服务形式向多层次的服务拓展。“由单纯的治疗型向预防、治疗、康复、培训、回归社会五位一体化转变,由单纯的药物治疗向药物、心理、音乐、行为、物理等多种疗法转变。”

让我们积极行动起来,消除社会对精神疾病患者的偏見,给自己心灵多点宽容,给别人传递温暖,一起给心情来个春天。阳春三月,记者获悉,北京安定医院即将成立北京第一家“压力管理中心”,主要服务于心理亚健康和高压人群。但愿这是许多心理疾病患者的又一个春天!(本报记者 耿兴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