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给孩子想要的教育

2016年07月26日 心质培养 给孩子想要的教育已关闭评论 阅读 733 次浏览 次
扫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健心学堂”,可获取大量科学实用的相关知识

(中国全民健心网肖汉仕/姚春香与您分享,祝您多点开心,少点烦恼!谢谢收藏)

   昔者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鸟乃眩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

此以己养养鸟也,非以鸟养养鸟也。

                    ——题记

亲爱的父母们,你们在培养孩子的时候有没有“以己养养鸟也,非以鸟养养鸟”?你们的亲子冲突是不是在“爱”的名义下发生的?有没有将自己的喜好、期待加诸孩子,还扣上一个“为了你好”的帽子?

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曾告诫我们:“时刻不要忘记自己也曾是个孩子”。简单地说就是要我们在教育孩子的时候学会“换位思考”。从心理学的角度说就是尊重每个人的心理的边界。心理边界缺失者误认为孩子和他有相同的想法、相同的行为、相同的情感等,如此育儿,必然导致亲子冲突、沟通无效。

故事一:不要只关心我的肚子,请关心我的心情

“妈妈,今天,我都饿死了,我们老师好唠叨,下课迟了,我都没有吃到午饭……”(女儿倾诉)

“啊?!那怎么行呢?那你赶紧去买点吃的啊。”(我批评,给出建议)

……

“好啦,我不跟你说了!”啪的一声,女儿把电话挂了……(女儿感觉鸡同鸭讲,无法继续话题,交流中断。)

我不是一直在关心她有没有吃饭吗?怎么她不领情还生气地把电话挂了呢?

我琢磨了很久——也许,女儿也这么大了,她肚子饿自然知道吃。她跟我打电话只是需要和我倾诉老师唠叨拖堂。而我,出于妈妈的惯性,更担心孩子的身体,关心她有没有吃饱,没有关注孩子的情绪。

后来,我把电话拨过去:“崽崽,你们老师没有按时下课?”(我澄清、反馈接受到的信息。)

“是啊,打铃了还在喋喋不休地说呢……”(女儿被理解了,有了继续倾诉的欲望)

“是让人够烦的”(我共情)

“嗯”(女儿感觉被接纳,情绪平静下来。)

“妈妈刚才是担心自己的女儿饿肚子……”(我正面沟通,坦率说出自己对女儿的爱。)

 “妈妈放心好了,我吃了同学带的面包和苹果”(女儿接受爱,表达爱,沟通畅通了。)

评析误区、解决办法

 传统的父母,总是关注孩子是否穿暖吃饱。殊不知,现在物质丰富的今天,孩子最关心自己的情绪是否被关注,做父母的要善于将孩子的言语解码,了解言语背后隐藏的情绪。

故事二:让我慢慢体会消极情绪,“弯路”也是我的人生

 刚进入初中名校的女儿在期中考试失利后每天都要打几个电话给我,情绪非常低落,还说真的不想读书了……

 这天早上,6点45分,我发现静音状态没有调整过来的手机有两个未接的女儿电话。我非常担心,懊悔没能接听到电话。也许是母女间的感应,在我心里念叨着再打来吧时,电话又打过来了。

 “崽崽,下雨了,没有跑步?你们在干嘛呢?”

 “教室外面给你打电话……”

 “同学们呢?”

 “都在寝室里……”

 我头脑中马上浮现出这样的场景:凄风冷雨中,空旷的大厅里,女儿独自一人,给她想念的妈妈打电话……

 挂了电话,我满脑子都是想着刚满12岁的她小小的心正在承受对她来说无比巨大的压力,我多想给她分担一点啊……

 左思右想,我突然想起女儿说起最喜欢数学老师的幽默、和善,我何不发个短信求助他?

 ……

 这一天,雨一直没有停,数学老师没有回信,我的心也一直不能放下……

 傍晚,在我们约定的时间,等来了女儿的电话。一接电话,女儿劈头盖脸地质问:“妈妈!你都跟我们数学老师发什么信息啦?!……你还和谁发了?!……班主任老师发信息说要交纠错本,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件事?……我不想和你说话了!……”

 虽然我很想和女儿多说几句,可是,她还是挂掉了电话……我有第一时间跑到她们学校,安慰她也质问她的冲动……

 慢慢的,我静下来,我跟自己对话:我一面告诫她考试失利要忍耐,沉下心继续努力,我自己却急匆匆赶过去,要马上处理自己的不安不满的情绪。我自己都无法忍耐,要即时满足,又如何教育她忍耐?是不是我希望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

 还有上午发信息给数学老师——表面上是关心女儿、为了满足女儿,实际上还是我自己有不安全感,有控制欲吧?我替孩子安排各种道路,或者想尽量缩减她“不愉快”的路,是不是另一种“拔苗助长”?而且已经弄巧成拙了

评析误区、解决办法

 人在情绪中是听不进道理的,急于和处在情绪中的人讲道理也是徒劳无功的。情绪来了又会去的,接纳孩子对我的不满、无法上交改错本的不安等负面情绪,让她让我先过一晚吧。

故事三:我虽然小,但是有辨别能力,让我自己做出选择吧

几周前临上学,女儿说:“你说我是带手机呢?还是不带?”

我说:“你自己看着办吧。”其实我内心是不想她带手机去学校的。

“带呢,给你打电话方便。”女儿慢条斯理地说,“不带,因为学校不允许,生活老师已经发现过我一次……”

她又自言自语说:“你说我是带手机呢?还是不带?”我没有理睬。

她追问我。我说,“你不是都清楚利弊吗?你自己决定啊……你是希望我给你拿主意?或者你很想带?想要我同意你带?”

  “是的,我就是想你高高兴兴同意我带……”聪明敏感的她一定知道我不是很乐意她带手机,所以决定带手机又担心我不悦……现在我说出了她的想法,她很开心。

 “好吧,那你带啊,真纠结!”我无奈地“高兴”地答应了,还嗔怪她真纠结!

她胜利了,感觉我真的没有什么大的意见,得意地说:“是啊,我纠结。”

 

看着她装手机和充电宝进书包,我心里有点隐隐担心——有一周是带了手机的,但是那个时候没有充电宝。她回来跟我说,妈妈,你看我手机电还有80%,证明我没有用什么手机。——这一周,舅舅给了她充电宝,难怪又要带手机去学校,到学校会不会有充足的电了,就玩手机呢?

我没有说出我的担心。

……

 非常好,这几周,她上学去了,手机却静静地躺在她的书桌上……

 假设,她第一次问我,我就断然否定,有可能她听我的话,但是她带手机的这个需求就会没有被满足,一直压抑。有可能她强力要求带,那么母女会不欢而散……

评析误区、解决办法

 父母用权力或权威强迫一个孩子去做某事,他们就剥夺了孩子学习自律和自我责任感的机会。我们做父母的不要那么焦虑担心,稍微放放手,让孩子自己决定是否带手机,让孩子自己走过带手机的日子然后自觉自律自愿不带。

 大而言之,人生的每一段路都必须由这个人自己走过,无论你如何描绘此路是如何的美好,彼路是如何的凶险,那都是你的感受……所有的路,只有孩子亲自选择,走过,才是她的人生路。

故事四:谢谢父母让我自己解决问题
 

女儿寄宿去了,第一周回来挺郁闷,说和临床的谢同学最开始很好,一起聊天,后来不知为什么开始不开心,她睡觉就把腿架过来,害得自己睡不着……

我理解她的郁闷,鼓励她尝试改善关系。

第二周又打电话来,说起不愉快的点点滴滴,情绪非常激动,还说会用拳头解决问题……

“儿行千里母担忧”,想起从小到大很少离开妈妈怀抱的女儿每天都要和自己不喜欢的同学相处,每天都如此不开心,我怎么不担心?我没有责怪女儿过激的言语。我极力肯定她,想办法稳定她的情绪,我说:“崽崽,妈妈非常理解你!也非常了解我的女儿一直是与人为善、善于和别人相处的……现在你如此不开心,我估计她的问题会比较大……你要知道,不管怎么样,妈妈都是和你在一起的,都会支持你的,也会想办法帮你解决问题的……有什么事我们周末回家再说吧……”

周末了,娘俩躺在沙发上开始絮絮叨叨地聊起此事。

“妈妈想听听,你为了改善关系做了什么努力……”

“我找她谈话——为什么我们开始很好,现在这么差?”“我承认了我做得不好的地方,也讲了她让我不舒服的地方。我说我希望我们和好如初。”

想像着两个十一二岁的小大人“谈心“的可爱场景,我开心、感动,忍不住叫好:“崽崽,你真够勇敢、真够坦诚!”

我接着问:“她的反应呢?”

“她也很愿意和我聊,也说了她对我的意见。”

“那很好啊!证明谢也不错啊。证明她也很在意你,想和你和好。别的同学也许会懒得理你呢。”

“但是第二天,我们又因为窗户闹得不可开交。她要关,我要开。她一关,我就起身开……哼,我离窗户近,她搞不赢我。”女儿愤怒中又有一些得意。

……

“妈妈,明天,你去找我们生活老师不?”

“妈妈不想去找——妈妈说过,小学生活你在妈妈的眼皮子底下,也许管多了,现在初中生活,你必须学会自己处理这些问题……”

女儿有些愤怒地望着我,也许妈妈那天电话里说的会想办法帮她解决问题让她有受骗的感觉。是的,女儿的不开心深深牵动着我的心,乱了方寸的妈妈当时是很想帮她解决问题的,而且在她特别激动的时候也不排除我在用缓兵之计……

现在,我只能坦率说:“也许你认为妈妈骗了你,是的,现在妈妈左想右想,觉得还是你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会比较好……”

  接下来的两天,女儿对我不冷不热。我知道她是为了此事不高兴,又忍不住和她分析——谢同学固然有不对的地方,那么你自己没有要改正的地方吗?

  女儿当然是非常厌烦地回避,她此时最愿意接受的就是——我去学校帮她调换床位。

  我却狠下心来,跟她说:“我能给的建议都给了,你不听那是你的事。”

  女儿非常激烈地阻抗——几次尝试沟通都被激怒后,我反省:每个人有一个心理的边界,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独立的生活、思想、情感——我觉得她固执听不进意见强求她接受我的意见的同时,是不是在侵犯她选择感知世界的角度和权力?我暗暗告诫自己不要再被她激怒,内心温柔地坚持——这事该她自己处理——就行,最终她如何处理要尊重接纳,当然也要相信……

 

  又是一个周末回来,女儿非常开心,也没有和我提起不愉快的谢同学了。在她高兴的时候,我试探着问她:“现在和谢相处怎么样啊?”

  崽崽说:“很好啊!和最开始一样好了。”

  我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后来,我又找机会对崽崽说:“真好!自己解决了问题真的很好啊!设想一下我找寝室老师,会有什么样的副作用?老师会暗地里觉得你这个孩子比较麻烦,不善于和同学相处。即便老师同意你的意见,去批评谢同学,你和谢的关系却从此难以修复……今天你自己处理好了这个问题,不光给妈妈省事了,更重要的是你从中学会了如何和同学相处,如何化解矛盾,也许,你会一辈子受益……

评析误区、解决办法

 

 孩子这些问题就像人的一次感冒发烧,不要轻易吃药打针,要靠休息、调动自己能量战胜疾病。父母出手相助如同吃药打针,也许很快击退病菌,但是,以后每一次病菌来了,都需要外援,因为本身的肌体没有成功的经验……

故事五:虽然意见不一致,尊重彼此却能让我们双赢

   女儿近几年有些哮喘,听有经验的朋友说,她的孩子每周打羽毛球,哮喘发作减少,甚至没有了。我如法炮制,女儿也接受了不花时间锻炼就会花时间生病的观念。

  看着女儿大汗淋漓回家,开心地谈小伙伴一起打球的快乐,我喜在心里。可是好景不长,进入初中后,她慢慢地说不想去了,我以为是学习压力大,作业多,没有在意。终于有某一次,她怎么也不肯去了。我说:“不去可以,你总得告诉我个原因吧?”

  “有个同学,牛屎样的。双打时,我们搭档,如果我没有接到,她很嫌弃我……”

   在我平静地追问中,女儿只好说出了真相。

  “嗯,有时候难免碰到和自己合不来的人。上次,一个优秀的姐姐因为不喜欢老师就放弃学业——你的评价不是说:这太不值得了吗?”

 ……

道理女儿是懂了,可是评价别人的事容易,临到自己,她还是过不了关,“我不想去了!我站在那里,接不是,不接也不是,傻瓜样的……”

 僵持中,我努力稳定情绪,虽然我认为打羽毛球很好,离家近、女儿身材适合、整天埋头作业的孩子抬头伸胳膊打球该有多好……但是孩子如此抗拒又能如何?我能押她去吗?押一次?接下来呢?

于是,我用商量的语气说:“妈妈的目的是要你锻炼,如果你不打羽毛球,那你用什么替换?”

女儿放下戒备心,想了想,轻松地说:“我可以跑步、和你一起练瑜伽。”

是啊!难道只有打羽毛球才是唯一的正确的道?我的无比“正确”的想法只是我的,即使正确也必须经由她同意才能愉快实施。我只好内心给羽毛球留个位置,现在高兴地同意女儿。

……

停止羽毛球的一个月后的周末,我们去图书馆,经过羽毛球馆,我灵机一动,提出找教练退学费。

趁着女儿上厕所,我和教练简单地表达:拜托教练留下女儿学球。

……

教练说:“微微,你怎么不练了啊?”腼腆地站在教练面前的女儿笑容渐渐消失——糟了,知女莫若母,我知道女儿的毛病——输不起,听不得批评……但是,反省我怎么培养出这样性格的女儿不是现在的事情。我只有接纳她,慢慢纠。

尴尬的沉默中,我趁事情还没有弄得不可收拾,插嘴说:“微微,刚才我说我来退学费的,教练说‘啊?微微这么优秀的苗子,练球又认真,就不学了?’……现在决定权在你,妈妈不管。”说完,我特意走开看别的孩子练球。

聪明的教练马上接过我的话,不再责问,而是鼓励……

慢慢地,女儿的心开始松动了……

我趁机悄悄跟她商量说:“你其实很想打球的,不如你先跟教练单练,等你强悍了,再和别的小朋友打……”

就这样,我又把女儿“骗”到了学羽毛球的路上——而且是——赶紧上图书馆,我回家拿鞋。

……

搂着大汗淋漓的女儿回家,我很满足。

评析误区、解决办法

   亲子沟通时有冲突非常正常。有时候,父母的愿望和孩子的愿望就是不一致的。服从父母,孩子内心有抗拒、不满。迁就孩子,父母内心也会不高兴,积累对孩子的不满情绪。著名的霍桑实验告诉我们,人的创造性是有条件的,是以其能动性为前提的。硬性而机械式的管理,只能抹煞其才能。具体到我们朝夕相处的孩子,我们要分析他们的思想,了解他们的真正需要。和孩子商谈、决定事务,能让孩子感受到被尊重、被重视,能够体现自我的存在价值。“只有满意的员工才是有生产力的员工”,只有被尊重的自主的孩子才是有动力的孩子。

亲子沟通有困扰的父母们,你们是不是有如许误区?逼孩子学习本质是缓解自己对未来不确定的焦虑?不断的传授自己的人生经验给对方,却恰恰阻碍了对方独自面对世界的能力的发展?

   麦苗从小绿芽长到麦穗硕壮必须时间和阳光雨露,大自然都已经精心安排了,每一种有巨大潜能的生命,都要有足够的积蓄能量的时间,有严格的、不可愈越的顺序。我,我们,放下吧!放心吧!让我们尊重孩子的独特性、差异性存在,以鸟养养鸟,非以己养养鸟,走出育儿误区,给孩子他想要的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