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新手咨询师不可忽视的9大问题

2017年05月09日 心理教育 新手咨询师不可忽视的9大问题已关闭评论 阅读 814 次浏览 次
扫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健心学堂”,可获取大量科学实用的相关知识

(中国全民健心网肖汉仕/丁昆雯转载与您分享,祝您多点开心,少点烦恼!谢谢收藏)
1、面对自己的焦虑
        多数的新手咨询师,在初遇当事人时一定感到相当混淆。其中所经验的某一部分焦虑,主要来自我们与当事人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感,以及不确定自己能否胜任与他们同在。当我们有意愿认知及面对这些焦虑,比起找借口来否认,则已呈现出一个正向迹象。自我怀疑是很正常的,但重要的是,如何面对处理。与督导与同侪公开地讨论是一种方式,当我们与一起实习的同事讨论分享时,他们很有可能也会与我们有同样的担心、害怕以及焦虑,而这样的讨论会有很有意义的交换及获得支持。

2、做自己以及自我揭露
        由于人的自我意识及焦虑,使得我们在一开始咨询时,会太在意书上所说的,因而固着在一定的程序上。没有经验的治疗者不太能看到作为自己是很有价值的一件事。如果我们可以在治疗过程中做自己并且适当地自我揭露,就提升了真诚的机会。正是我们真诚及活在当下的程度,使我们能够和当事人连接,进而和他们建立有效的咨商关系。

       有可能因为走向以下两个极端而出了差错:

       一种是固着在角色上而失去了自己,把自己藏在专业的外衣之下,即咨询师努力地维系被期待的应有角色,在其中,人的味道很难显露。采取这类行为的咨商员有可能会使当事人感到毫无个性,并认为他们躲藏在专业角色的背后。

        另一种极端是他们太努力地自我揭露,例如向当事人揭露对当事人自发性的印象,因而造成当事人不必要的负担。即使身为有经验的咨询师也不易判断自我揭露是否适当,何况是新手咨询师。在决定如何适当地自我揭露时,考虑要揭露什么、什么时候揭露,以及要揭露多少。有时候提到有关于自己的事情是有用的,但一定要对自己自我揭露的动机有所明了。评估当事人听到这些自我揭露的准备程度以及当事人可能受到的冲击是重要的。在任何自我揭露的时候能够保持敏锐,才能了解当事人如何被影响。

        自我揭露中最有生产力的形式,就是有关当事人与咨询师在晤谈过程中所发生的事。立即性这个技巧牵涉到向当事人揭露我们此时此刻的想法或感觉,但是要小心避免对当事人表示评论。当适时地使用,持续的分享行为可以促使咨询继续前进,并且改善和当事人的关系品质。即使我们在谈论治疗关系中的反应时,还是要小心,而我们在决定要分享什么反应时,也必须谨慎而敏感。

  3、避免完美主义
         或许,“我们必须永远不出错”这种想法是最常压垮我们,也是我们最常有的自我挫败的信念之一。虽然在“理智上”我们都晓得人是不完美的,但在“情绪上”,我们总觉得自己不该犯错。不管是咨询界的生手或是老手,很肯定的是任何人都会犯错。当我们尽全力要表现完美时,会耗费掉很多能量,因此会影响我们当事人活在当下的能力。我要学生对“咨询师要知道所有的事情及要有完美表现”的想法提出质疑,并在督导时鼓励分享彼此所犯的错,或是一些他们认为不太对的事。

       在督导下,学生有意愿去冒险犯错,愿意分享自我怀疑的想法,对他们来说这是走向成长之路。

4、承认自己的有限性
        我们不能妄想自己可以帮上所有当事人的忙,必须诚实承认自己无法帮助所有当事人。当我们能力有限无法帮助当事人时,学习何时及如何将当事人转介是很重要的。然而,在“学习清楚个人实践的限制”与“有时要挑战’限制’”之间,存在着很微妙的平衡关系。

        当我们在决定要和一个自己没有过如此生命经验的个案工作,或在未具备个人素质前,可以先试着不要企图特定化此个案。透过接触不同的领域或是拜访一些机构,我们也可以达成治疗目标。

5、了解沉默
        虽然沉默的意义很多,但对新手咨询师来说,咨询过程的几分钟沉默,仿佛会是几个小时之久。也许是当事人正在静思之前所谈的内容,或者正在琢磨着刚才所浮现的觉察,也可能是当事人正在等着咨询师来引导,或是要咨询师决定接下来要做什么,或者反过来,是咨询师等着当事人来决定。在这样的时刻,当事人与咨询师可能会觉得很无聊、分心或是在想别的事,或只是一时之间无话可说。

        更有可能是,沉默也是咨询师与当事人之间无言的沟通。沉默可能是种沉淀,也可能压倒一切。如果一直都只在表面上互动,可能表示两个人对于更深层的探索有些畏惧与迟疑。当出现沉默时,要指出并与当事人探讨沉默的意义。

6、处理当事人的要求
        如何面对那些经常提出要求的当事人,是新手咨询师常感到迷惑的主题。新手咨询师往往希望能扩大自己可提供帮忙的范围,且因为不想要被套上自私的帽子,很容易让自己不切实际地承担起当事人的要求,而无视当事人的要求是多么不合理。

        当事人的要求是五花八门,例如除了你所能提供的时间之外,希望可以谈久一些、要求增加话题次数、希望在私下的社交场合会面、希望你能持续证明是关心他们的,或是告诉他们如何解决问题。在一开始咨询时,或在当事人表露出这些想法时,就清楚表达自己的期待以及治疗的界限,是解决这些情况的方法之一。

7、处理不能给予承诺的当事人
       面对那些非自愿、被法院要求来接受治疗的当事人,最大的挑战在于建立治疗关系。对这些非自愿的当事人,还是可能与之展开有效的工作,但必须由公开讨论彼此的关系本质开始。当咨询师缺乏准备或未引出当事人来咨询的想法及感觉时,往往要面对抗拒现象。此时治疗者不承诺自己不能或不愿意做什么是很重要的,此时也要澄清保密的限制及其他可能影响治疗因素的好时机。与非自愿当事人工作时,协助他们准备进入咨询历程特别重要,如此将可减少当事人的抗拒。

8、忍受模糊状态
       许多新手咨询师会因看不到立即成果而感到焦虑。他们自问:“我真的对当事人有助益吗?还是当事人其实正在转坏?”我希望大家至少在开始几次的会谈中,要学会能够容忍不知道当事人是否有进步的模糊状态。

要知道,当事人在呈现治疗成果之前,会有明显的“变坏”。此外,也应该了解有时治疗师与当事人共同努力的成果,在治疗结束后方会显现。

9、发展幽默感

        治疗是一种负责的努力过程,但没有必要严肃到死气沉沉。当事人与咨询师可以笑声来丰富治疗关系。当我们承认痛苦并非自己独有的属地时,将会松一口气。笑或是幽默并不就是把治疗摆一边不管或不尊重当事人,但有时若以笑声来掩盖焦虑或是逃避威胁的的话题时,就是在逃避治疗了。因此咨询师要区辨分散注意的幽默及增进关系的幽默的不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