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面对“无力、自卑、低落”的人,我们可以做什

2019年12月30日 心质培养 面对“无力、自卑、低落”的人,我们可以做什已关闭评论 阅读 1,113 次浏览 次
扫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健心学堂”,可获取大量科学实用的相关知识

(中国全民健心网肖汉仕/文敏转载、编辑,想学习更多科学实用的知识,请扫一扫“健心学堂”的二维码,免费关注健心学堂,  推广还可能获奖哦)

以下是王铮博士的咨询案例片段,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案例的文字整理由格式塔培训基地的段老师和田老师提供,感谢两位老师的辛勤付出!)

 

为了对个案的保护,CO王铮博士  CL来访者

CO:你好,来的时候有没有给你说今天来干什么?在你心里,你知道做个案是干什么的吗?

CL:不知道。

CO:不知道。哦,那也就是说,我能不能理解为你根本不知道今天为什么来这里?我们这是一个心理咨询指导的培训班,想通过一个案例,呈现给这些学习心理学的老师们如何与来访者交流,通过这样一个真实的案例示范。心理有点问题、难受啊、难过啊,可以来这里享受一次现场的心理咨询辅导,就是这样一个情况,我现在这样说,你清楚了吗?所有在场的这些人都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他们都受过训练,所以他们也符合心理咨询治疗伦理的规范,对你今天说的所有这些,他们都会保密。就这样一个情况。听了我刚才的介绍,此时此刻,现在如果你有心理的困惑或者苦恼,你愿意说吗?你有没有心理的问题或者困扰?

CL:应该有。

CO:哦,应该有。好,不着急,你慢慢的,好不好?

CL:集中不了注意力。有时候觉得心里堵得慌。

 

CO:这两种问题同时存在吗?集中不了注意力,堵得慌。(澄清)

CL:分不同的时间段,几乎每天下午,如果说有规律的话,一般是在写作业或者上课的时候。

CO:你说的是每天下午都会堵得慌,是吗?

CL:嗯,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就很难受。

CO:这个堵是什么感觉,能把这个感受描述一下吗?(内界觉察)  

CL:就是紧张。

CO:嗯,紧张的时候,身体呀、呼吸呀、心跳、头啊......?

CL:就是心跳比较快。

CO:呼吸呢?

CL:喘不上气来。

CO:心跳比较快,头呢,头晕吗?   

CL:心慌。

CO:嗯,心慌,有没有感觉身体出汗,后背发凉等等?有没有这些症状?

CL:有点害怕。

CO:哪天会这样?

CL:一星期有三四天这样。

CO:哦,心里很慌,这个时间大约持续多久?

CL:一两个小时。

CO:短的时候呢?

CL:有时候几分钟,尤其是在公众场合。

CO:公众场合,你现在呢,现在慌吗?

CL:现在有点慌。

CO:和你下午的慌比起来,现在的慌怎么样?

CL:还可以。

CO:我怎么理解你说的“还可以”?

CL:就是有点恐慌。

CO:有点恐慌。我看到你的手有个抓的动作,想控制控制不住的感觉,是不是?(三维一体)我怎么称呼你呀,好,你叫我老王,好不好?你说的心慌,堵得慌大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CL:不太记得了,应该一年以上了。

 

CO:一年以上,一年以前你多大了?  

CL:15岁,上高一。

CO:也就是说高一的时候有这个状态,初三有吗,堵得慌?好,现在你的双脚放平,老王看见你双脚在动,不是说动不好,看着你还是有点紧张,当你焦虑的时候,紧张的时候,把你的一只手放到胸口,对,你可以闭上眼睛,非常好,跟我一起呼吸,好不好?吸气,闭上眼睛,用鼻孔吸气,吸-吸-吸,吸到不能吸,憋住,憋一会儿,呼出来,用嘴呼。慢 慢 慢,放松速度,非常好,非常好,非常好,好,不着急,再来一遍,来,吸气,放慢速度,吸 吸 吸,吸到不能吸,感觉这个鼻孔和空气的接触,停,好,用嘴呼,非常慢的呼,一点一点的往外呼,对,非常好,呼,呼出去,呼干净。把你所有的注意力放到呼吸上。再来一遍,吸气  吸  感觉空气很凉,和空气的接触,好,憋一会儿,呼气,吐出来,呼,一点一点。再来一次,吸气  吸  吸到底  好 呼气  呼----放慢速度, 好,对,我们再来一次, 吸气  吸 --  把所有注意力放到吸气上,感觉空气凉凉的, 好, 呼--  放慢速度, 非常慢, 非常慢, 感觉气体和嘴唇的接触。现在,放松肩膀,放松手臂,放松双腿,感觉双脚踏踏实实的在地上,放松,非常好,慢慢的睁开眼。告诉我,现在感觉怎么样?(呼吸放松训练)

CL:好点了。

CO:感觉好点了,不那么紧张了,刚刚我们聊到哪儿了?聊到初三,是不是?你的感觉你记不清了,是不是?

CL:事儿很多,那时候中考。

CO:事儿很多,考试的事儿很多,还有什么?(关注、好奇)

CL:和同学关系不太好。

CO:关系不太好,看来这个关系给你造成很大的困扰。你愿意和我讲讲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吗?(尊重)

CL:我说不出来。

CO:我怎么理解你的说不出来,是不好意思说,是不想说,还是很难去表达?(澄清)说不出来,是吧?我看到你听到说这段关系的时候在点头,表情很沉重。看来在初二的时候,这段关系在那个时候给你造成很大的影响。(共情)那你的注意力不集中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CL:很久以前开始的,现在更强了。

CO:比如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初中?从小学?心慌也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的吗?

CL:刚上学的时候,老师就说我注意力不集中。现在和以前的不太一样。

CO:现在怎么和以前不一样?(澄清)

CL:以前我想注意力集中就可以集中,现在我想注意力集中也集中不了。

CO:我理解的是当你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脑海里会有一些闯入的信息,现在你的大脑无法集中注意力,是不是?(澄清)到底什么东西闯入你的大脑?(好奇、关注)

CL:可能是以前的事儿。

CO:我刚看你在做呼吸训练的时候,注意力蛮集中的。发生了什么让你刚刚注意力很集中?(引发思考)

CL:把眼睛闭上了。

CO:还有呢?

CL:我也不知道。

CO:不着急。老师也很开心,看你从一开始的时候很紧张,到现在的有些踏实了。(现象学描述)看的出来,在你心里面有很多的事儿,你刚刚讲这些闯入性的思维都是些过去的事儿,还有你自己想象的一些东西,是吗?就这部分要不要和我说说?现在你闭上眼,你把想象的什么和我说说?

CL:哦,不太好。

CO:放松,紧张吗?我看你立刻做了个这个动作,没事,放松,不着急,你说你大脑里经常会有些想象的东西,还有一些过去的事儿,我理解的是两部分。我发现你总低着头这样,我这脖子也不太好,不然这样,我坐在小椅子上,看你还方便一些(咨询师做到了小椅子上,稍仰视来访者),这样你也舒服一些。你给我说说,这两部分一个过去的事,一个你想象的事,你可以挑一挑,跟我说一说。

CL:过去的事儿,就是想到她。

CO:你刚才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她。这个她指的是事儿啊,还是人呢?

CL:主要是事,还有那个人,还有家里的事。

CO:主要是那个事,那个人,还有家里的事儿,看起来好复杂。如果我是你,我感觉我也够呛能集中精力,大脑被这些东西充斥着。(同理心)你说总想着过去的人、事、家里的事儿,那你从想着这些有多久了?

CL:家里的事儿是从初中那几年开始,人的话是从高中开始。

CO:家里的事儿是从初中开始,那时候集中不起注意力,是吗?

CL:对。还有以前的事儿。

 

CO:我听你说以前的事儿的时候声音都降低了。我感觉我做小椅子上都看不到你了,我要坐地上了。想到过去的事的时候,你的头低的更厉害,而且有情绪。(精准觉察)我发现你有情绪,又开始抖腿了。把腿放松,有情绪就让它出来。你要不要说说你过去的事儿,初中的事?让你很难受,影响了你的注意力。看起来你有点紧张,有点难受,把它说出来,看见你在叹气。(现象学描述、鼓励)

CL:可能是从五年级的时候,我姥爷去世了,我住校总想着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CO:我发现你在说姥爷去世的时候是有情绪的,但你是在笑,你看,一边笑一边哭,这是什么感觉?(发现矛盾点,引发内界觉察)

CL:没感觉。

CO:一边笑一边哭就没感觉,那你笑的时候开心吗?

CL:不开心。

CO:哭的时候伤心吗?

CL:嗯,伤心。

CO:所以你允许自己伤心吗?孩子。

CL:我允许,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

CO:哦,你觉得丢人,所以我能不能理解为你在熟悉的人面前不丢人?

CL:还是丢人.

CO:那你伤心的时候是一个人自己哭吗?

CL:也不经常,自己也不经常哭。

CO:所以不管是陌生人也好,自己也好,你好像都不太允许自己让这个情绪出来,是这样吗?(澄清)

CL:嗯。   

CO:一直压着,是不是?

CL:嗯。

CO:憋着,想到姥爷去世的事,总分心,那时候是怎么知道的这个事儿?

CL:当时在上课,回到家看到他们拿着黑白照片,我知道姥爷生病了,但是也发现不太对劲,他们告诉我的时候,感觉很突然。

CO:你觉得很突然,当时哭了吗?  

CL:晚上。

CO:当时姥爷去世了,你觉得很突然,心理很难过,很孤单,是不是?(同理心)那个“突然”给你的身体带来什么感觉,心里什么感受?(具体化)

 

CL:就是在那个场面下,大家都在哭,我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还有我说的那个人,我不太想提她,是九年的同学,在初三那年,就在初三那年,她为什么那么矫情,在我说了一些话之后,她就跟我掰了。在初中掰了三次,最后快中考了,那次掰了就再没好。

CO:哦,那掰的时候你什么感受?

CL:就是很生气。后来想想,她不理我了,我就不理她了。

CO:我怎么理解这个“掰”“突然的”?

CL:都是因为一些小事,不太值得。

CO:不太值得,所以你心里怎么样?放不下,我看你在说到同学的时候,你的手拿出来,有这种动作(手心朝上,打开合上的动作),你把手再拿出来,做这个动作感受一下。如果这个手会说话,它会说什么?这丫头说掰就掰了,你看着你手,在我看来你好像抓了一些什么。你9年的同学。你面对的好像是突然的一个分离。你的这位同学,好像也是分开了,你愿不愿意告诉老王,你还有哪些事是突然的分离?

CL:记得是上初三还是高一的时候,我爸妈离婚了,当时我妈生了我妹,当时我在出去吃饭的时候,看到我爸的手机有另一个女人的照片,当时不敢相信,感觉不太可能发生这些事。

CO:不太可能,你的姥爷突然去世了,处了9年的同学突然就分开了,当你谈到你父亲的事情时也感到都不告诉你,突然,这好像都是一系列一样的问题,你有发现吗?(内容反应)出现的一系列问题都和分离有关。而你应对分离的模式,对你的态度好像是不被信任的感觉?他们不愿意告诉我,不愿意跟我讲,所以带给你心里的感受是委屈,难过,伤心,是不是?(高层次同理)

CL:嗯。

CO:我说着说着,你又有情绪,但是当你有情绪的时候,你的微笑又出现了。(精准觉察,发现固着的行为模式)

CL:(在微笑)

CO:当你难过的时候你就笑,让我感觉就像很伤心的人,一个小女孩很伤心很伤心,但是她要不能哭,她要表演舞蹈,别人看起来她很坚强,她很需要别人看到她很坚强、很勇敢、很完美一面,她不敢暴露她的伤心和弱弱的一面,不允许自己呈现这一面,所以我不知道当你面对这样一个自己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滋味?(语言实验)我坐在你的对面,心里都有点难受,你的微笑替代你的哭泣,你的微笑把情绪压下去了,你一微笑,情绪就压下去了,你一微笑,情绪就压下去了,你的情绪出不来,你的手就抖,你的腿也颤。

CL:我解压的方式是发泄。

CO:所以我可不可以理解,你知道你用微笑压抑了你的情绪,你这是在刻意的控制,你还用其他方式去宣泄,你说的宣泄,比如什么呀?

CL:可能比较疯,在班里乍乍呼呼。

CO:聊天的时候,还是生气的时候?

CL:聊天的时候。

 

CO:聊的声音特别大,有同学反馈吗?说你比较疯狂。在你内心里面住着一个想表达又不能表达的小女孩,今天看到了,你内心深处有个弱小的小孩,很脆弱的,很委屈的,很难去信任别人,她很渴望被信任,她的生活有很多突如其来。我看你在不住的点头。我看你这会儿笑了一下。(现象学描述)你眼眶又红了,让眼泪出来,还不行,是吧?现在出来了,让它出来,放松你的嘴。看起来学会哭泣,让你的眼泪出来,很难,是吧?刚刚你的眼泪很真实,孩子。你这个眼泪是当你被人理解,被人看到的时候才流出来,这个时候你才是真实的。把那个脆弱就呈现出来了。脆弱的那一部分,柔弱的那一部分,无力的那一部分,委屈的那一部分呈现出来。

CL:害怕。

CO:你愿意告诉我害怕的是什么?担心的是什么?

CL:比较在意别人的看法。

CO:当你说比较在意别人的看法时,肩膀夹了一下。好像承担着什么重量一样。你说对,你还没有体验就说对了,我看你不断的叹气,还有一个词,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反馈过“应该”。应该吧,应该吧。是不是?你怎么看待你说话的叹气和“应该”呢?

CL:有点无奈。

CO:有点无奈,是吧?

CL:很多事情无法改变。

CO:很多事情无法改变,当你说很多事情无法改变的时候,你的肩膀放松下来了。(现象学描述)发生了什么,让你有了变化。你叫什么来着?

CL:小H(化名)。

CO:你把手放在胸口,闭上眼睛,你说小H,你要知道,很多事情你都无法改变。跟我一起说, 1 2 3 ,小H,你要知道,很多事情你都无法改变。放松你的肩膀,你又急了。你又开始强迫自己了。不着急,孩子,试一下,1 2 3 ,小H,你要知道,很多事情你都无法改变。好,非常好,把手放到胸口,去感受你的呼吸。小H,你要知道,很多事情你都无法改变。告诉她,小H,你知道吗?很多事情你都无法改变。再来一遍,不要闭嘴,不要笑,放松,放松,放松嘴唇,放松喉咙,放松,好,小H,很多事情你都无法改变。好,这个时候声音可以提一点,1 2 3 ,小H,你知道吗?很多事情你都无法改变。好,非常好,我隐约能听到你说话的声音,再稍微大一点,小H,很多事情你都无法改变。(允许自己、接纳自己)好,非常好,说完了,去体验你肩膀的感觉。告诉我,肩膀什么感觉?

 

CL:轻了一点。

CO:轻一些了,很多事情无法改变,爸爸妈妈无法改变,这个时候可以伤心吗?允不允许自己伤心啊?

CL:可以。

CO:你允许自己伤心,是真的允许,是什么让你做出微笑来。

CL:在别人面前。

CO:在别人面前,在私下里就允许了?好,接下来老师想问问你最近一个月你呀睡眠怎么样?

CL:比以前起的早。

CO:睡觉什么时候睡呀?

CL:10点,经常会晚一点。

CO:现在还上学吗?

CL:上。

CO:早上起的早,是几点起啊?

CL:6点多。

CO:做梦吗?  

CL:有的时候做,内容不太好。

CO:嗯,你说内容不太好,梦还有好梦坏梦吗?是不是恶梦呀?

CL:我感觉这梦的内容挺残暴的。

CO:比如……     

CL:被别人追杀。

CO:哦,被人追杀的梦,杀别人的梦?  

CL:有。

CO:和死亡有关系的梦。

CL:比较血腥的梦,和现实不搭的。

CO:嗯,和现实不搭的梦。吃饭怎么样?

CL:吃饭还可以,就是有时候从来不会感觉饿。快要吃饭的时候肚子感觉饿。

CO:快要吃饭的时候肚子感觉饿,    

CL:吃完饭又有感觉了。

CO:就是不吃不吃就吃了,吃着吃着又饿了。(CL 听了笑出了声。)

CO:这种情况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直就有?

CL:不是一直就有,就是最近几个星期。

CO:最近几个星期发生什么了,让你突然吃饭的时候没感觉了。

CL:最近分班了,我理科不太好,但是我喜欢理科,就选择了理科。没有以前的紧密。

CO:你说到没有以前的紧密的时候,你的手又开始抓。你自己抓抓,你说没有这么紧密,你再抓抓。没有这么紧密。你什么感觉?       

CL:某种联系。

 

CO:某种联系,你想抓什么呀?你再体验体验。没有这么紧密,你刚才在讲什么的时候也在抓,还记得吗?

CL:跟那个人。

CO:好像你总想抓住点什么?

CL:话说以前经常因为和同学关系不好,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去。

CO:话说,哦,那刚刚这个动作让你想到了和同学的关系,你说到联系,我怎么理解这个联系,是你想有点联系。是不是你想抓住和同学之间的联系?其实在我的内心里面我是期待和同学之间有很好的联系。

(文章全文转载于:纳木心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