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陈书梅

2014年06月12日 健心人士 陈书梅已关闭评论 阅读 124 次浏览 次
扫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健心学堂”,可获取大量科学实用的相关知识
    (中国全民健心网肖汉仕/任木千子与您分享,祝您多点开心,少点烦恼!谢谢收藏)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当天,株洲市的许多农民工都将免费获得一份贴心礼物——《艾滋病防治》小册子。
    随着株洲市城市建设的加快,日益庞大的外出务工大军已成为感染艾滋病的高危人群。对于文化程度普遍不高、自我保护意识相对较弱的他们而言,正迫切需要一份这样简明易懂的防治读本。而提供给他们这份“健康食粮”的并非什么响当当的大机构和大学者,而是株洲市妇联的一名普通干部——陈书梅。
    初见陈书梅,记者即发现她很健谈。然而,采访中获悉的一桩桩事实证明,她做的比说的更多更好。
    翻开陈书梅的履历,你会发现一段传奇人生:放弃沿海城市月薪7000余元的妇产科医生工作,回到内地城市株洲甘当一名清贫的“心理导航员”,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
    每一个病例背后,都是一段辛酸的故事。
    我们把时间回拨到1998年。
    春天的早晨,万物苏醒,三亚粤海医院妇产科医生陈书梅像往常一样踩着一路阳光,往门诊楼走去。
    “医生!老乡!”刚进办公室,一个颤抖的声音便钻进陈书梅的耳朵,“有什么办法救救我和我的女儿?”她循声看去,一位面容消瘦的女子颓废地靠在椅子上,身旁一个小女孩正怯怯地盯着自己的脸,无辜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助和无奈!
    那双眼睛,陈书梅一辈子也忘记不了。十几年后再次提及,仍令她心有不忍。
    那女人三十出头,是湖南湘潭人。几年前随丈夫来到海南。几年下来,丈夫因搞房地产渐渐发迹,开始花天酒地,还感染上了严重的性病。女人把一家人的衣物放在一起洗,结果自己和女儿双双感病,等到察觉时,病情已非常严重。女人每天难受至极,但最可怜的还是她9岁的女儿——每天都不得不打针服药,即便坐在教室里,下身也滴淋不止……女人每次来看病都把牙齿咬得“咯咯”响:“我恨不得捅了那天杀的!”
    尽管身为医生,陈书梅对各种病例都已司空见惯,但着次,他仍被这个老乡一家的遭遇震惊了,这让她不禁开始思考:一个幸福的家庭,到底什么最重要。
    此时,43岁的陈书梅已是三亚粤海医院妇产科的主治医生,当地小有名气的妇产科专家,每月薪水7000多元。
    陈书梅是株洲市炎陵县。26岁那年去到革命老区井冈山,在那里开始了从医生涯。后来,她辗转四方,在全国很多城市都留下了足迹。1994年,陈书梅只身一人来到海南,后被三亚粤海医院以高薪相聘。
    如今的生活和成就自是来之不易,但担任妇产科临床医生这么多年下来, 陈书梅对女人的生理、病理和心理太了解了,“往往每一个病例背后都是一段辛酸的故事。”
    1998年,陈书梅放弃了让人羡慕的高薪,回到了家乡湖南。很多人都替她可惜,她的回应是: “鲁迅、孙中山当初都是学医的,但最终不都没有选择从医?”
    劳教所里,她让1000多名女犯泪流满面
    其实, 早在离开海南时,陈书梅对未来就已基本有了设想。
    以她的资历和条件,进一个待遇优厚的单位本不成问题,但亲戚朋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2003年她主动请缨进了株洲市妇联,并担任了维权部部长。用别人的话来说,是“专门和人磨嘴皮子的苦差事”。
    陈书梅的选择自有道理。她太了解女人的疾苦了,所以想通过心理咨询和维权相结合,帮助那些无助的女子呵护好家庭。2005年,经过短短几个月的学习,陈书梅拿到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这样的速度和成效,让一些心理学老师都感慨不已。
    今年3月7日,在陈书梅的倡议下,株洲市妇联成立了“引航心理咨询总站”,负责维权、信访、综合治理和维护和谐家庭等工作。“总站”的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将关爱送到城市的每个角落,尤为关注女性的心理疾病。不久,应各社区的要求,分站进驻了湘银、滨江等社区,也得到市民们的广泛认可。
    在株洲市妇联主席钟燕等领导的指导下,陈书梅和助手为“关注妇女心理疾病”奔走呼告,还提出了“全民健心”的口号。他们走学校、下农村、进机关、入企业、到社区、去监狱,“陈书梅”这个名字渐渐被许多人记住。
    2007年3月28日。湖南省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面对台下1000多双渴望的眼睛,陈书梅的心情陡然增添了些许沉重。“我今天是来和你们交朋友的,我们什么都可以谈。”陈书梅灵活运用了心理咨询技术,以真诚的态度打开了这些误入歧途的姐妹们闭合已久的心扉。
    听着听着,许多女劳改犯不禁泪流满面。因为她们感觉:这个老师太了解自己心中的难言之隐了。
    经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教育科长龚超莲介绍,陈书梅认识了26岁的程珊珊(化名)。程之前在长沙一家KTV里上班,吸毒使她一无所有,面黄肌瘦,常念叨着:“我这辈子完了……”并固执地认为有人在她后面“搞鬼”。陈书梅认为这是典型的“边缘性精神分裂症”,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并反复用“逆向思维”和“换位思考”等方法为其疏导,终于令程珊珊渐渐开朗阳光起来。
    几年来,陈书梅面对面地为100多人免费疏导了心理问题;通过电话、网络帮助到的人更是不计其数,这其中有“瘾君子”,也有艾滋病患者。
    建“平安家庭”,首先需要“全民健心”
    党的十七大报告中强调:科学发展观的本质和核心是以人为本。落实到创建“平安家庭”活动,就是要围绕家庭成员来开展工作,不断满足他们的多方面需求,促进他们全面发展。而陈书梅一直以行动践行这点,注重以家庭为着力点来开展工作。
    陈书梅一直觉得,女人可以影响四代人——公婆、丈夫、儿女以及孙辈。而很多心理疾病的根源在幼儿时期,母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今年4月份的一天,一个中年女人带着一个男子找到陈书梅,身后还跟着一位蹒跚的老妇人。他们分别是男子的姨妈和外婆。
    男孩叫姜军(化名),来自耒阳,今年24岁。他经常有奇怪的想法,比如一碰到墙壁就想撞上去,看到刀子就想割腕,虽然明明知道这是很危险的。家人见姜军心理问题严重,带他到广州、深圳等地方诊治过,但都不见成效。
    陈书梅详细了解情况后,将姜军确诊为“强迫症”,并立马对他实施心理疏导。在她看来,姜军相貌堂堂,爱好运动,但很自卑,很少与人交流,学习和工作也一直不理想,加上从小被家人溺宠惯了,所以心理疾病越来越明显。
    陈书梅采用的是“暴露疗法”——把水果刀放到他的电脑旁边,要他尝试着慢慢接触,并在这样一过程不断鼓励他,你是好样的!
    几个月后,奇迹发生了,姜军的脸上渐渐浮现出阳光。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正说明了由于学校、家庭之前不同程度的缺位,导致心理疾病症状在当下年轻人中呈增长趋势,“特别是在工作、学习及晋升等方面压力越来越大的社会现实中。”正因为这个原因,陈书梅坚信,关注“全民健心”,疏导心理疾病,是一种不可替代的工作。
     农村妇女懂得来心理咨询,她感到欣慰!
    在陈书梅的履历中,光“医生”就涉足过妇幼保健医生、临床医生和B超医生等等,但她最喜欢“心理医生”这个头衔,并将它视为终身职业。
    2007年的某日,一位中年妇女面带忧伤的走进株洲市妇联引航心理咨询大厅。
    该女子名叫张香娥(化名),系株洲城区附近的农村妇女,与丈夫是高中同学。当初丈夫腹壁烧伤,张家力阻两人来往,因为张香娥的坚持,两人才最终走到一起。婚后,张父还送女婿去学建筑。两年前,丈夫来到市区承包项目,手头渐渐阔绰,开始夜不归宿,被传在外包养了一名四川女孩。从此子女上学他不管,自己父母生病他也不管……
    “现在,我们全家人都恨他,我提出离婚他又不同意。” 张香娥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陈书梅帮她擦去泪水,又给她倒了热茶。随后开始细细疏导她:“是真的想离婚吗?”
    “嗯……也是没办法。”
    陈书梅洞察到她的内心对丈夫还存在依恋,便打了个比方,称他们之间的处境就像一场拔河比赛——丈夫是中线,张香娥和家人正拽着绳子的一头,而那头是股强大的无形力量。
    顿了顿,陈书梅问:“你想赢还是想输?”
    张香娥怯怯地回答:“当然想赢!”
    陈书梅笑了:“那我们就设立目标:第一,你要改变对丈夫的认知,淡化与他的矛盾,用温情感化他;二要动员亲属多关心他;三要学会自我放松调节心境……”
    张香娥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焦虑情绪有了明显改善。7天后,她面带笑容再次跨进咨询室,告诉陈书梅:“谢谢您的帮助,我丈夫终于回家了,并投资开了家小超市让我经营。”有了自己事业的感觉,令她自信和从容了许多。
    这名农村妇女让陈书梅刮目相看,也让她感到震惊:“现在的农村妇女都懂得了心理咨询,说明我们的时代进步很大!”同时,她也有担忧:更多的农村妇女们维权意识仍然较差,知识水平较低,心理疾病较隐蔽,所以,防治心理疾病的工作仍任重道远。
    而农村艾滋病感染者的频繁告急也给了陈书梅提供了另一个工作方向。近年来,她勤奋钻研艾滋病的防治。今年11月9日,在株洲市妇联的大力支持下,由她编写的《艾滋病防治》册子出版。并将于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免费送往市区个工地。
    陈书梅的理想并不仅仅局限于帮助几个人做心理疏导,她想把队伍拉大,只有壮大队伍,人人做到“认识自我,发现自我”,那么就会家家和谐了。几年来,陈书梅为株洲市委机关、房产局、党校等上百家单位和企业免费开过讲座,给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等高校的2万多名学生上过心理课。
    当然,致力于“家家和谐”的陈书梅,自己也有个和谐的家庭,她的工作离不开家人的鼓舞和支持。陈书梅的丈夫是株洲市某机关干部,已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女儿也尤为乖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