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为什么看起来越没事的人,抑郁起来越严重?

2024年04月15日 信息之窗, 心理教育, 心质培养 为什么看起来越没事的人,抑郁起来越严重?已关闭评论 阅读 134 次浏览 次
扫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健心学堂”,可获取大量科学实用的相关知识

临床心理学家Margaret Rutherford博士,在2014年时创造了“隐匿型抑郁症”这个名词。

这并非是正式的病理诊断,而是一种综合征。

完美主义、过度的责任感、不让任何人接触真正的你——

是隐匿型抑郁症(perfectly hidden depression)通常伴随的三种特征。

多年的临床工作,我遇到过很多这种表现的人群。

Ta们在外人看来光鲜亮丽,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可自己却深陷抑郁的泥潭,难以逃脱。

梅子,就是我的一名隐匿型抑郁症来访。

她没有听从我的建议,假期还是和家人出行。

只因老公说,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她不参加,大家会失望。

她也没有辞职或请假,没推掉她无法应付的工作,因为她害怕老板失望。

我怎么可能抑郁呢?

她封闭自己,不向他人求助,不允许自己出问题。

这一点,恰恰是最大的问题。

一、我这么幸福怎么可能会抑郁?

我只见过梅子一次。

那一次,她还是被她闺蜜带到我工作室的,因为梅子老公认为她没多大事。

一贯听老公话的梅子再也没来。

虽然她觉得聊一下好很多了,但还是不敢违背老公的意见,没有预约下一次的见面。

两个月后,她的闺蜜告诉我,梅子用一种最惨烈的方式告别了这个世界。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在自己家中,从28楼纵身跳下!

她的朋友很自责,后悔没劝她继续接受心理治疗。

我也深感遗憾,和她短暂的一面又浮现在眼前:

三十岁的年纪,看着就像二十出头,肤白貌美,说的就是梅子这样的女性。

她和闺蜜一起来咨询室,闺蜜帮她预约的,进门后她一直在说:

“我的生活不错,老公是大学教授,女儿5岁,公婆帮着带,自己在单位管财务,我的生活不该有问题呀!”

她不能接受自己的生活出问题,即便这一年来,她每天都打不起精神。

直到有一天开车,她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撞向人群!

这个念头控制着她,直到最后时刻,她才掉转方向躲开人群,撞向了一棵树......

所有人都认为她没病,连去几家医院,医生们也说她作——

身体没问题、自己没下岗、老公没出轨、年轻貌美还不缺钱,怎么会抑郁?!

梅子每天都很自责——

打不起精神送孩子上幼儿园要麻烦公婆;

老公带自己出去散心可就是不想出门;

完不成老板给的工作;

医生都说自己没病了还好不起来......

就连见我,也是闺蜜觉得她不能再这样下去,硬拽着她来的。

因为她老公说她并不需要见心理咨询师,他说国庆节安排了全家出游,出去散散心她就会好了!

梅子不敢反对,可我知道,这时的她并不适合和家人旅行。

就连吃饭聊天这些很简单的事,对梅子来说都很困难。

因为这时的她,深陷抑郁。

二、为什么隐匿型抑郁症患者不敢求助

我在企事业单位做EAP服务多年,也做临床咨询,听过无数个符合隐匿型抑郁症的人讲的故事。

Ta们都说,感觉自己不对劲,也曾去网上检索抑郁的症状,但似乎并不符合自己的感受。

“我的生活很圆满,我爱我的家人,我的事业发展不错,也有健康的社交生活。我真的每天都觉得自己运气还不错。”

Ta们觉得自己太作,感到羞愧。

但当他们知道抑郁症的另一种表现时,一下子轻松了。

隐匿型抑郁症,是真实存在且十分危险的。

这些被隐藏起来的疼痛,和为了保持完美生活而持续累积的压力,逐渐使人心生绝望,孤独感难以忍受,进而萌生出自杀的想法。

世界卫生组织最新估计——

截止2022年,全球有逾3.5亿人患有抑郁症,中国有5400万,相当于每100人里至少有3个抑郁症患者,但就诊率仅有8.7%。

为什么有如此多的患者没有选择求助?

也许,Ta们没有发现自己抑郁了。

也许,是完美主义和过度的责任感让Ta们无法承认:我抑郁了!

也许从童年开始,他们就习惯面对痛苦和困境。

从小,Ta们就希望当一个乖孩子,这样父母就能满意,家庭就会和睦。

父母不开心,一定是因为自己不够好、不够优秀,他们的字典里没有好,只有更好!

乖巧、听话、成绩好成为Ta们的标签,违背父母会引发Ta们强烈的内疚感。

带着这样的认知和行为模式,Ta们进入成年。

被领导批评、被同事误解、被爱人分手,一个人强忍眼泪、一遍遍说服自己要坚强。

一直加班保持高压工作状态时,会为自己而骄傲——为什么要好好休息?谁有时间休息?

对孩子严格要求,不允许配偶有异议。

可这一切也许都在掩饰你的抑郁,以一种过于完美的方式。

梅子的生活看似完美,实则千疮百孔:

老公忙工作带学生,天天不在家,和公婆孩子一起的生活压抑不堪,职场灰色地带潜规则让她不堪重负。

而这一切,梅子都归结为自己不够好。

老公挣钱是有压力的,自己还多事,没法为老公分担;

和公公婆婆一起住,没有照顾好大家的饮食起居,自己还生病了让他们担心。

梅子自杀前一直在服药。

但其实,她婚姻、工作中出现的问题,更多和错误认知相关。

这时,也许需要使用认知行为疗法和她一起梳理,看她的生活被哪些错误认知搞乱。

梅子的生活完全被老公控制了,她一直在牺牲自己听从老公。

工作中也不敢违抗上司的命令,哪怕是违反职业规则的。

生病了看哪个医生也是老公决定,她把自己生死的决定权交给了他人。

抛下年幼的女儿选择离开这个世界时,她的内心该是多么绝望!

要想改变这种状态,精神分析治疗也许可以帮梅子找到根源,找到错误认知的来源。

抑郁发作的一个关键特征,是你感到不堪重负,无法集中注意力。

心理治疗可以帮助你后退一步,看看是什么导致了你的抑郁情绪,并对此做出改变。

三、穿过黑暗我们终将迎来光明

有的人说,心理治疗不就是“话疗”吗?当然是通过谈话来起作用的!

其实,这只说对了一半。

如果只是谈话就可以起作用,为什么有时当你心情苦闷,找朋友聊天,却没办法解决真正的困扰?

实际上,在精神分析治疗中,说得最多的是患者,而咨询师的主要工作是倾听和理解。

在此基础上,引导来访者去了解自己的主观体验和潜意识,探索自己性格形成的过程,发现自己身上不断重复的反应模式。

最终,通过提高对自我的认识而达到自我疗愈。

我的一位来访,找到我时已经抑郁十年。

她也曾住院治疗。重度抑郁让她每天都思考怎样离开这个世界,她尝试过自杀、割腕。

在我们一起工作的日子中,我见证了她从深陷抑郁中一点点爬出来的过程。

她是一个非常缺乏安全感的人,家人的保护让她把自己关在家中。

在她以往的经验中,外面的世界是可怕的,家人以外的人也都是不安全的,就连接受心理咨询也不断遭受母亲的质疑。

幸运的是,她没有听从母亲的意见,我们才有了持续的咨询。

虽然她的情绪还是有反复,但定期的咨询让她能够和他人保持边界。

这个过程很艰难,因为边界一旦建立就很难修正。

况且我们的亲人,都是打着“爱”的名义入侵我们的边界。

但一个人的成长,更多是思想、精神的构建。

我们需要的爱,真正的内涵应该是尊重、理解和相信。

谈话治疗,是我们在话语中编织自我。

一次又一次的谈话治疗,就是一次又一次在构建我们的自我。

她不再允许家人随意干预她的生活,可以对Ta们说“不”,虽然这很难。

她也更努力工作,已经可以在职场中独当一面。

她像一只折翼的黑天鹅,不断修复自己,获得重新飞翔的力量!

重新构建自我的过程虽然很漫长,但这种构建让她重新获得成长的力量。

我们不仅是别人的女儿、妻子,我们还是我们自己,我们来咨询,探索自我,更多的是获得一个名字,我们自己的名字。

到今天,我很确信,她不会成为第二个梅子。

抑郁不可怕,可怕的是你隐藏了你的抑郁。

希望这篇文章能帮到更多有隐匿性抑郁症的人,梅子的悲剧不应该继续上演。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在黑暗中漂流,当你可以紧握一个人的手时,一定会没有那么绝望。

你会坚信:穿过黑暗,我们终将迎接光明。

(全文转载于:壹心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