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十年磨一剑 心育见真功

2015年02月02日 心理教育 十年磨一剑 心育见真功已关闭评论 阅读 834 次浏览 次
扫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健心学堂”,可获取大量科学实用的相关知识

    邵东县杨桥镇中心学校  刘义勋

    2014年杨桥镇教育教学质量再次获得全县的第一名,这是我最近十年第七次登上全县教学质量的最高领奖台。十年来,杨桥镇教学质量综合评估只有两年列全县第二名,一年列全县第三名,其余七年都是全县第一,连续十年获得全县教育教学质量的一等奖。成绩的取得,归功于上级教育主管部门的正确领导,是历代杨桥教育人辛勤耕耘、团结拼搏的结果,显示了心理健康教育的强大生命力。
    曾记得2005年元月(农历2004年12月),组织上一纸调令,将我从砂石镇中心学校财务后勤主管岗位上调至杨桥镇中心学校,普教工作和成教工作一肩挑,分管全镇教育教学、教育科研、师资培训、教师考核等工作,至今已经整整十年。十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只是弹指之间,但相对于短暂人生,十年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回首十年,杨桥的教育教学自始至终贯穿一条红线:心理健康教育。十年前第一次参加杨桥镇教育行政工作会议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在这次新班子召开的第一个教育行政工作会议上,我首次提出了在全镇开展心理健康教育的倡议,但并没有出现一呼百应的场面。也许是舆论准备不够,也许是杨桥教育人还没有感觉到心理健康教育的紧迫性。杨桥教育人爱岗敬业,却缺乏创新意识,对此我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并不着急。对于心理健康教育,我有自己切身的体会、深刻的感悟和独特的见解,并不追求短暂的轰动效应。
    我是1982年中师毕业参加教育工作的,我的专业和爱好是数学,人称“数学怪才”。但人在学校,身不由己,我曾经被迫客串外语教师长达八年。八 年外语教学,我一个英语盲,没有经过一天专业培训,从零起步,边学边教,通过自学获得大学英语的合格证,外语教学质量却远超专业外语教师,连续七年获得仙槎桥区外语教学质量的第一名,是八十年代仙槎桥区唯一一名外语学会会员,是全县最早在国家级英语专业刊物上发文、参与英语辅导教材编写的外语教师。与专业外语教师相比,我的外语水平其实很低,出奇制胜在于心理优势。不同寻常的教育教学经历,使我对教育教学工作有了自己的见解,对心理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九十年代我被调至仙槎桥镇中学,回归数学教学,并从事学校教学管理,心理学帮助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特别是2000年,我从仙槎桥镇中学调至仙槎桥镇三中,主持了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科研课题,更凸显了心理健康教育的神奇。2002年至2004年我担任砂石镇中心学校主办会计期间,心育研究中断了两年。当我通过全省统一考试,会计从业资格证、电算会计证和统计证三证齐全后,教育局又将我调至杨桥,分管教育教学工作。为了我未竟的心育梦,我二话没说来到了杨桥。
    我到杨桥后不久就发现一个重要案例。石子塘中学一名初三女生因为母亲突然去世而精神崩溃。该生本来品学兼优,准备报考省示范高中的,但心理脆弱,经不起挫折,最后连初中毕业证都没有拿到,全校师生无不感到惋惜。坏事有时可以转化为好事,我以这个典型案例为突破口,说明农村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已经刻不容缓。活生生的案例使全镇各学校领导老师迅速地统一了思想,形成了心理健康教育的共识。
    普教副校长是一个乡镇教育教学工作的总指挥,来自于教学一线,又高于教学一线,不但要有丰富的教学实践,更要有正确的理论指导,一线教师才会对你心服口服。不同的普教副校长,由于自身阅历的不同,对教学工作往往都有自己不同的认识。在我看来,教学是师生的双边活动,教学的成败既不单纯地取决教师,也不单纯地取决于学生,而取决于师生的合作。谁是矛盾的主要方面?现成的答案当然是教师。根据我二十年的教学实践和十多年管理的经验,在教学过程中,教师不愿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学生或者像师傅带徒弟一样故意留一手,这样的情况基本不存在或者是极少数。大量的情况是:老师取脱帽子尽头发(邵东方言,意为毫无保留),而学生不愿学。任凭教师苦口婆心,恨铁不成钢,学生就是不买老师的账,学习缺乏动力。强按牛头不喝水,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情。问题出在哪?说穿了其实很简单,就是教师不懂学生的心理,老师和学生的心不在一块儿。这正是心理健康教育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俗话说的好:亲其师而信其道。不解决心理上的问题,教育往往事倍功半,甚至是对牛弹琴。磨刀不误砍柴工,心理健康教育必须先行。
    也许是天遂人愿,我的心育设想得到了中心学校两任校长、所属中小学校长的大力支持,更得到了教科所、基教股、教育局领导和专家的及时指导。杨桥心育旗开得胜,先后被评为邵阳市首批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创新案例、湖南省第二届基础教育教学成果奖。中国教育报、中国中学生报、科教新报、《湖南教育》、《邵阳教育》、邵东电视台、邵东教育网等权威媒体对杨桥心育的持续宣传报道,使杨桥心育品牌享誉省内外。2010年5月《湖南教育》对邵东心育作了长篇专题报道。我被评为邵东县心育首席名师、湖南省学校心理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全国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先进工作者(湖南十名)。2011年12月,应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积极心理课题组邀请,我作为湖南唯一代表,出席了北京积极心理学术年会,我向大会提交的案例《如何打开学生紧闭的心理大门》作为会议培训资料下发,并参加了心理学丛书《给教师的101条积极心理学建议》的编写(该丛书被评为社科类优秀图书)。2012年我和心育工作室全体成员到成都大邑考察心育,受到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学校领导和心育同行高规格的接待并展开学术交流。我被推选为《湖南学校心理教育》电子杂志第五期封面人物,被称为“农村心理健康教育的马前卒”。
    空洞的心理说教是没有任何生命力的,纸上谈兵的教育科研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心理教育只有与具体的案例、与具体的教学实际相结合,才能显示出无穷的魅力。数学教学曾经是杨桥的软肋,在所有学科中最弱,对整体质量评估的影响最大。但鬼脑壳是人雕的,为此我组织全镇数学教师开展教育科研攻关,将心育与数学教学结合起来,建立了《初中生数学思维心理障碍的预防与疏导研究》课题,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第二年全镇数学成绩连上四个台阶,从全县第五上升到全县第一,2014年杨桥镇数学单科仍继续保持了全县第一。该课题2012年获邵阳市第三届基础教育教学成果二等奖。课题虽然已经结题,但我对这个课题的研究一直没有停止。
    2013年到2014年,我将我的研究内容分成两个系列分别发表,一个叫《心海拾贝》,是传统的心育系列,另一个叫《数林偶拾》,是数学与心理相结合的系列。前一个系列除了受到心育爱好者的关注外,还受到一家出版社社长的青睐,她在邵东心育工作站浏览了我近300篇心育作品后,向我提出了非常重要的专业设计。后一个数学系列在全国范围内同类作品极少。数学教师解答数学题本是家常便饭,易如反掌,丝毫不值得骄傲,难的是教给学生数学思维的方法。这里面蕴藏着丰富的教育学、心理学内容,是优秀数学教师与普通数学教师的区别。普通数学教师数学知识没有讲透,容易给学生造成心理障碍,恶性循环,学生越学越死。为了解开这个死结,我计划对初中数学中的典型案例,站在学生的角度,从解题前的分析、解题中的规范、解题后的点评三个方面,揭开数学的神秘面纱,使中下学生也能轻松学好数学。这个系列的作品除了受到数学爱好者的关注外,也得到数学界权威人士的认可和支持,受到《湖南教育》、《中小学数学》、《中学生数学》等专业刊物的青睐。一位资深数学专家打来长途电话,鼓励我将这个系列长期坚持下去。
    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园地。一所合格的学校既是传播科学文化知识的殿堂,更是培养高尚情操、造就健全人格、磨练顽强意志的熔炉。中小学生心理不稳定、不成熟,内心世界翻江倒海,处在身心变化的高峰期,需要教师、心理辅导员的耐心疏导。国家教育部、省教育厅接连下发关于加强心理健康教育的文件,心理工作者责任重大。我们杨桥的心育之路注定不会平坦,不管过去、现在和将来,既会有人对心理健康教育加油鼓劲、喝彩呐喊,也会有人对心理健康教育不屑一顾、极力淡化。对于这一切,杨桥教育人能够坦然面对。在杨桥,支持心理健康教育的领导大有人在,热心心理健康教育的教师大有人在。他们和我一样,在心育园地里耕耘,不为名,不为利,无私奉献,无怨无悔。 “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宋代诗人王令的诗句,正好表达了我们杨桥教育人对心育工作的坚守和信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