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全民健心的必要性、途径及功能研究

2012年11月20日 社会心理服务研究 全民健心的必要性、途径及功能研究已关闭评论 阅读 152 次浏览 次
扫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健心学堂”,可获取大量科学实用的相关知识

       全民健心的必要性、途径及功能研究湖南师范大学心理健康教育方向博士生导师肖汉仕
            
      摘要:全民健心是面向全体居民,以优化全民的心理素质、维护心理健康为直接目的,以全方位优化社会心理环境、全面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建构完善的社会心理支持与服务体系、全体居民主动参与为途径的实践活动,是一项有利于居民健康、幸福、适应,有益于社会安定、和谐与文明的奠基工程。
关键词:全民健心  必要性   途径   功能
The Necessity, Channel and Function of The Psychological Health Among Whole People
Abstract: Psychological Health Among Whole People is a practical action which faces to the whole people, aiming to optimize the psychological quality and maintain the psychological health of all people. It optimizes the social psychological environment omnibearingly and carries out the psychological health education comprehensively and establishes the perfect social psychological supporting and service system, which includes the active participation among all people. It is a kind of fundamental project which is in favor of the health, blessedness and accommodation of the residents and benefits social stability, harmony and civilization.
Key words: Psychological Health; Necessity; Channel; Function
一、全民健心  势在必行
      有关调查与现实表明,我国居民当前的精神健康状况不尽如人意。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2009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重性精神病患人数已超过1600万。但公众对精神疾病的知晓率不足5成,就诊率更低”[①]。每年因心理问题而导致的自杀以及攻击伤人的刑事案件大量发生,每年有20多万人自杀身亡。“儿童行为问题,酒与药物 滥用,海洛因等毒品成瘾,老年精神障碍患者在人群中的比例逐年增高”[②]。世界卫生组织1996年相关资料就显示,精神障碍在我国疾病总负担的排名中已经居于首位,超过了心脑血管、呼吸系统及恶性肿瘤等疾患。
      笔者曾于2008年在湖南、广西、上海、山东、甘肃五省、市、区,采用偶遇抽样的方法,对1500例正常居民进行了测查,发放症状自评量表(SCL-90)1500份,回收1437份,回收率95.8%,男性678名,女性759名,年龄为10~76岁。
表1不同时期正常人SCL-90的因子分布比较

项目          1986年常模(1388)[③]     2008年(1437)     2008与1986年
                           M          SD                            M          SD                       均值比较
  躯体化         1.37         0.48                         1.72      0.68                       +0.35
  强迫症状     1.62         0.58                        2.05      0.69                       +0.43
  人际敏感     1.65         0.61                        2.02      0.72                       +0.37
  抑郁             1.50         0.59                        1.96      0.67                       +0.46
  焦虑             1.39         0.43                        1.91      0.69                       +0.52
  敌对性         1.46         0.55                        2.07      0.69                       +0.61
  恐怖             1.23         0.41                        1.72      0.71                       +0.49
  偏执             1.43         0.57                        2.05      0.67                       +0.62
  精神病性     1.29         0.42                        1.69      0.65                       +0.40
  总均分                                                          1.89      0.57

       结果表明,2008年居民精神症状各个因子的得分均高于1986年,高出0.35~0.62,说明新时期居民的精神健康问题变得更加严重,特别是偏执、敌对性、焦虑因子平均高出0.5,其次为恐怖、抑郁因子也有较大的提高。
      还有许多居民的心理处于亚健康状态,遭受负性情绪的困扰。
   表2 1437名正常居民负性情绪体验的比重分别为(%)

      项目                                                 经常如此   偶尔如此   说不清   基本没有   极少如此
感到精神紧张                                              3.4          19.2          37.4       27.5          12.5
感到心情不好、情绪低落                          2.9          7.1            36.4       41.8          11.8
毫无理由地感到害怕                                  5.1          28.1          10.6       43.3         12.9
做过的事要反复检查才放心                     20.7         36.2         18.8       21.6          2.6
感到孤独                                                     12.2         45.5         16.0       18.4          7.9
感到坐立不安、心神不定                         5.4           35.0          15.4       35.5         8.6
感觉空虚无聊或活着没有意思                4.8            29.5          14.2       32.5         19.0

       可见,存在各种不良情绪的人不是个别现象,人们的紧张、抑郁、焦虑、恐惧、烦躁、郁闷、苦恼、愤怒等情绪障碍以及压力感、挫折感、不幸福感、不满意感、不公平感并未随着社会发展,生活的改善而减少,反而在许多人心中更加频繁、更加强烈。这不仅给居民自身带来精神痛苦,严重地影响其身体健康、人际关系、工作效率、生活质量以及社会适应,而且也容易引发个体和群体性问题行为,影响社会心态的和谐,威胁着社会的安定和谐,制约着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有关专家预言:从现在到二十一世纪中叶,没有任何一种灾难能象心理危机那样带给人们持续而深刻的痛苦[④]。精神疾病已成为我国严重的公共卫生和社会问题。“在21世纪,我国各类精神卫生问题将更加突出。在2020年的疾病总负担预测值中精神卫生问题仍将排名第一”[⑤]。

        国家卫生部等十七部委在《全国精神卫生工作体系发展指导纲要(2008-2015年)》提出2015年我国精神卫生的目标:将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疾病和心理行为问题发生率降为10%,将普通人群心理健康知识和精神疾病预防知识知晓率提高到80%,将精神分裂症治疗率达到80%。要求按照“预防为主、防治结合、重点干预、广泛覆盖、依法管理”的原则,建立与“政府领导、部门合作、社会参与”工作机制相适应的精神卫生工作体系[⑥]。
       为完成精神卫生工作的这些任务,在我国开展全民健心活动势在必行,亟需将其作为一项系统的、奠基的工程提上社会管理的议事日程,纳入居民的日常生活。
    二、全民健心的实施途径
       人们的心理健康状况的好坏除了遗传因素外,主要取决于所处社会环境的优劣、社会心理支持系统的有无、精神卫生服务的质量以及自身心理素质水平的高低、心理保健能力的强弱、自身对社会心理服务资源是否有效利用。而居民心理素质的培育与心理保健意识及育心、护心能力的培养,需要通过面向全体居民的心理健康教育来实现。
全民健心是面向全体居民,以优化全民的心理素质、维护心理健康为直接目的,以全方位优化社会心理环境、全面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建构完善的社会心理支持与服务体系、全体居民主动参与为途径的实践活动。
      全民健心活动是一项巨大的系统工程,一方面,需要全面优化社会心理环境、开展面向全民的心理健康教育、建构社会心理支持系统、完善精神卫生服务网络;另一方面,还需要居民自身自觉接受心理健康教育、培育心理素质,参与心理互助,主动利用心理服务资源,才能优化心理素质、防治心理问题、矫治精神障碍,从而全面维护居民的精神健康。
      全民健心工作作为一项系统工程,社会必须多管齐下、还需要全民积极参与。不能依靠单纯的行政手段或居民的自发行为,需要居民与社会的共同行动、有机配合;不能依靠精神卫生界、卫生部等某一个部门,而需要全社会各相关部门的通力协作;不宜将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等局限于学校,需要落实于各行各业、贯穿于全体居民的终生;不宜局限于对精神障碍患者的防治,还要注重居民心理素质的优化,将帮助居民维护心理健康与促进心理适应与心理发展有机结合。
社会需要从以下方面付诸行动:
1、全方位优化社会心理环境
        由于心理是客观现实在人们头脑中的主观反映,社会的转型必将直接或间接影响到居民的心理。我国社会已经呈现出一系列变化特点或趋势,例如经济市场化与国际化、政治民主化、文化多样化、价值取向多元化、选择自由化、管理法制化、信息膨胀化、传播快捷化、知识更新频繁化、生活节奏快速化、科技影响深远化、竞争激烈化、协作紧密化、人际关系复杂化、差距扩大化、人口老龄化、宏观生态环境恶劣化。这些现实像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为人们的潜能开发与自我实现提供了更好的条件与更多的机遇;另一方面,也给人们的心理健康构成了严峻的挑战甚至威胁,社会已经对居民的心理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为了达到兴利除弊的目的,需要社会在尽量减少劣性刺激的同时,还要将人文关怀落实于居民心理需要的关注与满足。
一方面,扬优抑劣,减少不良刺激。充分利用经济发展的成果来改善民生以减轻居民的生存压力,加速民主化进程,丰富文化生活,尊重居民的自主与自由,在管理法制化的同时也注重人性化,在加强信息公开的同时减少不良信息的传播,指导居民理性鉴别信息,理智应对现实,观念上与时俱进,重视心理压力的调适,减少科技成果的负面影响,提高食品与人身安全感,理性竞争,相互协作,妥善处理人际关系,缩小居民之间的差距,积极迎接人口老龄化与城市化的挑战,优化生态环境等,从而最大限度地消除对心理的劣性刺激源,预防心理问题的发生。
另一方面,人文关怀要从“心”开始并落实于心理,将满足居民心理健康与心理发展的需要纳入有关工作的目标体系。从维护居民的心理健康、促进居民心理发展的客观需要出发,优化政治、经济、法律、道德、文化、宣传、教育、管理、服务、生产、经营、消费等直接影响居民心理健康与发展的活动。在注意自然环境的净化、绿化、美化、舒适化的同时,还应重视良好的社会心态环境的建设,例如,注意规章制度建构过程中的人本化,关注居民的心理承受能力;重视决策执行过程的人性化,保障工作、生活、学习压力适度化;在社会管理活动中关注居民的心理感受,根据管理对象的心理反应适时地调整、完善措施;在社会服务中,迅速建构并完善的社会心理支持与心理保健服务体系;加强社会治安与食品安全,增强居民的安全感;净化传播媒介,减少有害信息的传播。从而最大限度地增加对心理的积极影响因素。
2、面向全民开展心理健康教育
         心理健康教育是从人的心理健康与心理发展需要出发,通过心理素质培育与心理保健知识的普及,以帮助居民优化心理素质、维护心理健康,促进社会适应的实践活动。由于社会现实不可能尽如人意,需要居民拥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去应对;心理问题的预防与矫治需要居民有正确的意识、科学的方法、积极的行动。这就需要通过心理健康教育方面的课程或讲座、培训、宣传以及自学等形式,以帮助居民树立或强化育心与护心意识,培育心理素质、学会心理保健、积极参与心理互助、主动利用社会心理帮助资源。
必需将心理健康教育从学校扩展到全社会,面向全体居民,使每个居民拥有接受心理健康教育的机会,帮助全体居民树立培育心理素质与心理保健的意识,转化为育心与护心的自觉行动,通过促进居民性格的优化、智力潜能的开发、适应能力的强化、内在动力的激发,通过心理素质的优化,在维护心理健康状况的同时,也促进思想道德素质、科学文化素质、身体素质的提高,进而帮助居民实现顺利社会化。
3、教育并组织居民开展心理互助
        由于影响居民心理健康的许多因素来源于亲友、同事、邻里、交往对象等正式组织与非正式群体。交往过程中的语言、行为乃至表情都容易成为良性或劣性刺激作用于双方的心理,产生积极或消极的心理反应,影响着双方的情绪体验与行为反应,人际关系制约着心理健康。居民相互之间既可以成为心理支持者,也可能成为伤害者。在人际交往中,如果互相抱怨,将苦海无边;相互计较,将弊多利少;互不相让,将两败俱伤。只有相互共情,才能心理平衡;只有相互悦纳,关系才会融洽;如果相互感恩,有促实现双赢。
         居民心理互助是指居民在交往过程中心理方面的相互帮助,体现在相互关心、相互爱护、相互尊重、相互欣赏、相互鼓励、相互理解、相互悦纳、相互共情、相互信任、相互感恩,避免相互冷漠、仇恨、鄙视、贬低、讽刺、拆台、计较、讨厌、怀疑、抱怨。由于人际关系是相互的,一般会遵守交互原则、增殖原则,所有居民都应该成为积极参与者,同时,并使之成为受益者。在心理互助中既有利于双方心理健康的维护,也体现出自身的素质、效能与价值。
        这一目标的实现需要通过心理教育,帮助居民提高思想觉悟,认识到心理互助的功能,掌握有关的方法。引导居民从单纯的物质帮助扩展到心理支持与精神关怀;从狭隘的亲友圈扩展到广泛的交往对象;从被动接受到主动提供;自觉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关注交往对方的心理感受,优化自己的语言、行为;了解对方的心理需求,尽力而为地提供帮助;学会做耐心的倾听者、有效的帮助者。使居民心中的不快有处宣泄、苦恼有人倾听、忧愁有人排解、困惑有人解释、压力有人缓解、委屈有人理解、困境有人帮助、心理矛盾时有人参谋、行为冲动时有人提醒,从而依靠居民自身形成广泛的社会心理支持系统。
        这一系统的建构需要社会将其纳入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建立相应的激励机制,组建心理志愿者队伍、形成以心理帮助为荣、助心为乐的舆论氛围。将心理帮助意识与方法的指导纳入学校教育、员工培训、公务员考核的内容,将心理关怀作为争先创优的评价体系。
4、建构完善的精神卫生服务网络
        由于心理疾病无法完全预防,心病需要“心药”医,社会有责任像重视身体健康那样重视居民的精神健康。一方面,重视精神障碍专科医院的建设,发挥精神卫生专业人员的作用,以提高精神障碍的康复率。另一方面,需要将精神卫生工作前移,深入到基层单位及社区,建立各级心理服务中心(室),配备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使居民无法自助,又不必要到精神专科就医的心理亚健康问题,在单位或社区内通过心理专业工作者与社会工作者的及时帮助,获得缓解、矫治或转介。解决好常见的负性情绪、情感困扰、心理压力、人际冲突、危机干预、家庭矛盾,满足居民子女教育、老人精神支持、生涯指导等方面的心理需要。
       心理问题的矫治和预防需要一个专业、准专业、非专业人员组成,他助与自助结合,精神卫生、心理咨询、社会工作有机协同,全体社会成员主动参与的心理支持与精神卫生服务体系,才能实现预防心理问题、矫治精神疾病的目的。
5、调动居民参与及利用的积极性
      无论是心理素质的培育,还是心理问题的预防与矫治都需要居民自身的积极性与自觉行动,否则社会的支持与服务再完善也难以发挥功能。
居民健心意识的树立、方法的掌握、积极性的调动都需要接受心理健康教育。在心理健康教育中需要帮助居民成为这方面的有识之士,看到良好的心理素质、健康的心理对自身的健康、适应、发展、成功与幸福的实际作用,将育心、护心内化为自己的观念、转化为自身的需求、激发出强烈的动机、变成自觉的行动。从而主动接受心理健康教育与心理保健指导;在日常的工作、学习、交往、生活、娱乐等活动中有意识地利用一切条件和机会来培育良好的心理素质、维护自身心理健康;科学评估心理状态,及时发现心理异常;自我调适不当心态、控制不良行为;主动利用社会的心理卫生服务资源,在必要时积极寻求心理咨询等专业工作者的帮助;在自助并坦然接受他人帮助的同时,也积极参与心理互助活动,尽力而为地向他人提供心理帮助。
三、全民健心  一项利民、益社会的奠基工程。
       全民健心,是一项重要的奠基工程,不仅为居民心理健康、人生幸福、社会适应奠定必需的基础,而且有益于社会的安定、和谐与文明。
1、有利于维护心理健康,促进人生幸福。
        通过对社会心理环境的全方位优化、社会心理支持系统的建构与心理卫生服务网络的完善、心理卫生知识的普及,加上居民自我预防与心理保健的意识及能力的强化,将减少不良心理刺激、使居民获得更多的社会心理支持、享受更优质的心理卫生服务,加上自我育心、护心意识与能力的增强,将使许多心理问题得以预防,情绪困扰与心理压力得以及时缓解,心理障碍得以及时发现与矫治,心理疾病与行为障碍得以及早干预。从而将从一定程度上减少心理疾病的发生率,提高精神障碍的康复率。从而提高心理健康水平,遏制当前心理问题严峻化的趋势。
       心理健康状况的好坏通过影响身体健康状况的好坏、情绪体验的积极与消极、人际关系是否和谐、活动效率的高低、应付方式的理智与否,进而制约人生的幸福;认知方式与观念的理性与否直接制约着人的幸福感,科学的心理教育将帮助居民学会奋斗求乐、化有为乐、助人为乐、苦中寻乐、养趣获乐,从而增加快乐等积极的情绪体验;并且通过帮助居民学会自我调适不当情绪与压力,提升主观幸福感。可见,居民心理健康状况的改善也有利于幸福指数的提升。
2、有利于优化心理素质、促进社会适应
        现实社会需要居民拥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全民健心工程的实施,将通过心理素质的培育与训练,实现心理素质的优化。而心理素质居于整体素质的核心地位,构成其他素质的基础,将为德、智、体等其他素质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并提供动力支持。
       通过优化居民的性格品质,强化自我认知能力、人际交往能力、竞争协作能力、心理应变能力、承受挫折能力、调适情绪能力、控制行为能力、自我管理能力,将帮助居民拥有适应现实社会所必需的心理素质,为其顺利进入社会获取“入场券”和“通行证”;有促于居民坦然面对现实、理性看待现实、理智应付现实,从而减少与现实社会的矛盾冲突,保持良好的社会适应。
3、有益于社会安定与和谐。
        认知影响情绪、情绪容易导致相应的行为。当人们面对不如意现状的时候,如果缺乏应有的心理素质,容易产生不理性的认知,诱发不当的情绪,导致不理智的行为甚至诱发违法犯罪,威胁着社会的安定与稳定。经验与教训告诫我们,社会管理不宜单纯依靠外在的压力,社会可持续的安定和谐有赖于居民自身的心理优化,只有建立在理性的认知、适当情绪、内在动力基础上的理性行为才能带来社会的长治久安。
        通过面向全民的心理健康教育与心理素质训练,将提高居民自我应付社会变化、承受挫折、调适情绪、控制行为的能力;帮助居民学会理性认知、缓解激情、控制冲动。这样可望减少危害社会安定的因素,预防相骂、打架、自杀、攻击等行为的发生。
        通过在全体居民中开展心理互助活动,将促进居民之间的相互关心、爱护、尊重、欣赏、鼓励、支持、理解、悦纳、共情、信任、感恩,有促于实现人际关系的和谐,减少相互之间的冷漠、仇恨、鄙视、贬低、讽刺、拆台、计较、厌恶、不解、怀疑、抱怨,从而形成和谐的社会心态,有益于和谐社会的建构。
4、有益于社会文明与进步。
         只有居民拥有健全的性格品质、良好的认知能力、必要的心理适应能力、强大而积极的内在动力这些心理素质与健康的心态,社会的精神文明才有坚实的基础。通过指导居民培育良好的心理素质、维护健康的心态,培育自知、自信、自强、自律、善良、乐群、合群、勤奋、负责、敬业、坚强、乐观、开朗等优良的性格品质以及与之相适应的行为习惯,将促进居民思想道德水平的提升,有益于精神文明建设深入人心,从而由外部强行灌输转化为居民的自觉行动,产生更理想、可持续的效果。
        全民健心要求社会各部门按照以人为本的理念,将人文关怀落实于心,通过对与心理健康密切联系的各个领域实施全方位的优化,不仅有益于营造心情舒畅的心理环境,而且将客观上推动社会管理的进步,有益于社会的文明发展。
       可见,全民健心的开展有望实现居民与社会的共赢,事关居民的健康、幸福与适应以及社会安定、和谐与文明,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无论是居民还是社会,不应该将其当做奢侈品,也不应仅仅作为装饰品,应该将其视为必需品。
        建议国务院将每年的5月25日作为中国的全民健心日,通过各种形式的活动,将健心转化变为居民的自觉行动,像重视身体健康那样重视心理健康,像参与体育锻炼那样参与健心活动。国家有关部门应将其视为应尽的责任与义务,将全民健心活动早日提上议事日程,纳入有关规划,像开展全民健身与精神文明建设那样重视全民健心活动,将这一利民、益社会的奠基工程抓好。



[①] 环球时报-环球网2010年5月29日
[②] 中国/世界卫生组织精神卫生高层研讨会宣言〔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0,14(1):3
[③] 金华、吴文源、张明园,中国正常人SCL-90评定结果的初步分析,中国神经精神疾病杂志1986年第12卷5期 260~263
[④]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布伦特兰博士在1999年中国/世界卫生组织精神卫生高层研讨会上的讲话〔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00,14(1):6
[⑤] 殷大奎,中国精神卫生工作的现状、问题及对策 —— 在中国/世界精神卫生组织精神卫生高层研讨会上的报告〔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00,14(1):4-5
[⑥] 中国新闻网2008年2月2日,国家卫生部等十七部委《全国精神卫生工作体系发展指导纲要(2008-2015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