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纪实丨青青艳阳路:一位重症抑郁症患者亲述涅

2016年10月26日 心理保健 纪实丨青青艳阳路:一位重症抑郁症患者亲述涅已关闭评论 阅读 839 次浏览 次
扫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健心学堂”,可获取大量科学实用的相关知识

(中国全民健心网肖汉仕 /陈福宗与您分享,祝您多点开心,少点烦恼!谢谢收藏)


二〇一二年春天,八成是被情伤的老天爷伤心欲绝,泪眼朦胧,一连几个月阴雨连绵。

 

“问世间晴为何物,直教人湿身相许!”的长沙,天地一片雨蒙蒙,到处一片湿漉漉。

 

在这场持久的梅雨季节里,我不幸成为抑郁症患者一枚,在抑郁王子疯狂的爱恋下,我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形容死去活来。)多次站在我们小区的最高层(27楼),想飞跃而下,血祭我那抑郁、苦闷的灵魂。

 

阳光倾城也感觉不到温暖,满园春色也闻不到花香。没有快乐可言,没有幸福可感,活脱脱一个僵尸。

 

世界在我眼里只有一种颜色,那就是无边无际、令人窒息的——黑色。

 

对抑郁症患者而言,抑郁症是一种比癌症更可怕的病。癌症患者还有求生的本能,重症抑郁症患者就只有求死的欲望,每年自杀的人大都是抑郁症患者。

 

我把自己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连皮带肉撕开,就是想告诉所有的抑郁症战友――战胜病魔的朋友,抑郁症是完全可以治好的,而且其他方法远比药物治疗重要,自己远比医生重要,关键时候甚至全靠自己救自己……

 

我夜以继日不停地写,牺牲自己所有的休息时间,从一三年春天一直写到二一三年秋天。

 

历经充满希望的春天、激情四射的夏天、硕果累累的秋天,洋洋洒洒16万字,人生的第一篇长篇纪实小说《快乐如此简单》似乎非常圆满地大功告成了。

 

做事追求完美的我,原计划修改三遍后准备出书。可当我认认真真、仔仔细细、泪眼朦胧地修改到两遍半时,让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抑郁又一次疯狂地爱上了我。

 

没受什么刺激,又被抑郁爱上。我心理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也完全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仰天长叹:原来自己天生就是一块抑郁的好材料!

 

彷徨、苦闷、迷茫、自卑、自责、内疚、后悔等太多的情绪,波涛翻滚、气势汹汹地向我扑来。

 

在来势汹涌的波浪中,我瞬间窒息,也瞬间脑瘫,分不清上下左右,找不到东南西北。

 

再一次跌入人生低谷、遭遇人生冰点的我,咬着牙、切着齿,在生命生死的边缘上,苦苦挣扎……

 

二〇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在吃了近十个月的药而没有一点作用的情况下,无助的我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住进湖南省脑科医院。湖南省脑科医院其实就是精神病院,住进去,无疑是尴尬的。

 

经过二十多天的住院治疗,我的病情得到缓解。死里逃生,元气大伤的我,因惧怕抑郁再一次爱上自己,所写的小说我再也不敢触及。

 

出院后不久,我去大队办事,碰到我的一个同事,让我非常意外的是,她也抑郁了。

 

“别人都以为是你自己想了不该想的事,想多了,才抑郁的,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同事皱着眉,痛苦地说。

 

在那一瞬间,我的眼睛湿润了。

 

只有经历过抑郁症的人,才会理解抑郁症患者那种想挣扎而又力不从心的痛苦。

 

就在眼睛湿润的那一瞬间,我又有了写书、出书的冲动,让世人了解抑郁症患者那种外人根本看不到、而自己却生不如死的痛苦。

 

二〇一四年冬天刚刚开始,我静下心来开始写自己的故事《青青艳阳路》。

 

让我哭笑不得的是,二〇一五年五月十二日晚上,当我打开U盘准备修改《青青艳阳路》后半部时,U盘竟然出了故障,所有的文字全变成奇怪的符号,欧阳喊来电脑师傅,电脑师傅在电脑上搞了几个小时,非常遗憾地告诉我“找不到”,书稿的三分之二莫名其妙地丢了。

 

我不得不重新再写。

 

然而,命运再一次和我开了一个国际玩笑。二〇一五年八月,在我停药半年后,抑郁症再一次复发。二〇一五年八月十二日,我不得不二进湖南省脑科医院,在医院住了快一个月,病情没有得到缓解。

 

我严重失眠、思维堵塞、表情呆痴、两眼无神、目光空洞、四肢无力、情绪低落,自杀的想法非常强烈。

 

在度日如年的痛苦煎熬中,二〇一六年三月七日,我三进湖南省脑科医院,做了ECT治疗,病情迅速得到控制,三月二十四日顺利出院。

 

抑郁时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在自己的每一根神经上打下深深的烙印。

 

第三次出院后,一看到“抑郁”两个字,仿佛背上有一条吐着芯子的毒蛇缓缓地向头上爬,我头皮发麻,全身发抖,后背“嗖嗖”直冒冷气。

 

我曾不止一次地对自己说:“你不是救世主,写什么书给抑郁症患者正能量,以后再也不写什么书了。现在人生的全部梦想是:经营好家庭,照顾好自己,让自己能正常地活着。”

 

二〇一五年下半年,正当我天天想跳楼自杀的时候,我们小区发生了一件奇怪的命案:18栋的旁边忽然出现了一具尸体,这是一个非常年轻漂亮的女孩。有人说是跳楼自杀,但是尸体没有出一滴血,有人怀疑是抛尸,打110电话报了警。

 

因抑郁症复发没有得到缓解,那时的我虽然每天照例工作和生活,但在精神世界里,我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我不想和任何人交流,也不关心任何事,后来案情怎么样我没有再关注。

 

新发的制服裤子有点长,二〇一六年四月底我到楼下的制衣店改裤子。制衣店的老板刚好住在18栋,我忽然想起那个死去的女孩。

 

我和她聊起这件奇怪的事,老板说:“不是他杀,是自杀,从顶楼18楼跳下来的,有人看到她死之前从顶楼下来,又上去,徘徊了几次。”

 

我惊讶地问:“那么漂亮的女孩,为什么要自杀啊?”

 

“因为她有抑郁症,写了遗书。唉!太可惜了,那妹子长得好漂亮,还只有二十多岁。”老板叹口气说。

 

仿佛忽然被电击一样,一股刺痛的麻麻感迅速传遍我全身,手臂上立马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我惊恐地张大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

 

回家后的几个深夜,我都是半夜三点多钟就醒了,想起小区里自杀的那个漂亮女孩,想起许许多多自杀的抑郁症患者,我再也睡不着。

 

迄今为止,抑郁症病因与发病机制还不明确。抑郁症严重困扰患者的生活和工作,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的负担,约15%的抑郁症患者死于自杀。

 

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和哈佛大学的一项联合研究表明,抑郁症已经成为中国疾病负担的第二大病。世界卫生组织预计,到2020年抑郁症将跃至全球第二大疾病,自杀是其最可怕的症状。
 

如何摆脱抑郁,值得我们每个人关注。在全球范围内,每年因抑郁症自杀死亡的人数高达100万人。抑郁症的发病率是11%,即每10个人中就可能有1个抑郁症患者。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因抑郁症死去的患者,抑郁症在全世界都被公认为比癌症更恐怖的疾病。

 

鲁迅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虽然我不是猛士,但是尼采说:“凡是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让你更强。”

 

于是,我还是试图把自己成长过程中有典型意义的事件以及患病的经历写出来,哪怕只给一个抑郁症战友带来希望,只给为人父母者一点点提醒,只给一个不是抑郁症的朋友有所预防,《青青艳阳路》就没有白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