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治疗青少年焦虑症的新型疗法

2014年02月18日 社会心理服务研究 治疗青少年焦虑症的新型疗法已关闭评论 阅读 186 次浏览 次
扫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健心学堂”,可获取大量科学实用的相关知识
(中国全民健心网肖汉仕 杜沙沙与您分享,谢谢您收藏、宣传中国全民健心网,将独乐乐变为众乐乐)

 作者:  Laura Landro

    在过去,鼓起勇气在咖啡馆点杯咖啡对16岁的乔治安•斯迪利(Georgiann Steely)来说都是件难事,在众多同学面前讲话更是难以想象。

    后来,这名高二女生参与了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Rochester)梅奥诊所(Mayo Clinic)的“儿童与青少年焦虑症”(Child and Adolescent Anxiety Disorders)研究项目,接受了治疗,克服了严重的社交焦虑症。该项目的治疗师在治疗初期采用了一种创新方法,推动儿童逐步去直面他们最恐惧的事物,并指导家长去承担起“直面疗法教练”的角色、而不是让孩子逃避某些事物和情境以保护他们。

 

 

 治疗青少年焦虑症的新型疗法
 

    梅奥诊所儿童心理学家斯蒂芬•怀特塞德(Stephen Whiteside)指出,如果家长帮助孩子逃避他们恐惧的情境,其焦虑症状可能会恶化,而且他们时常还会遭到更严重的损害。

   他说:“逃避自己所害怕情境的孩子失去了直面自己恐惧的机会,也就不了解他们的恐惧其实是可以控制的。”

    专家们称,焦虑症包含恐惧症和强迫症等十余种诊断类型,是最常见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之一,但它们常常未被发现或是未能得到治疗。这些问题可能会阻碍儿童或青少年培养日后在生活中获得成功的必要技能。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称,目前美国约有180万名18岁以下的儿童与青少年患有焦虑症。有些研究指出多达10%的美国儿童患有恐惧症。

   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学校心理健康研究中心(Center for Mental Health in Schools)联席主任、心理学家霍华德•阿德尔曼(Howard Adelman)指出,造成儿童经受焦虑的外部原因有很多,比如在学校遭受欺负或家庭问题等,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去评估此类因素是否起了作用而非“只强调 (儿童)个人的应对策略”。

   与儿童期正常的恐惧情绪或是青春期焦虑的害羞和不安全感不同,焦虑症程度会非常严重,并且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弗吉尼亚理工学院暨州立大学(Virginia Polytechnic Institute and State University)儿童研究中心(Child Study Center)的主任托马斯•奥伦迪克(Thomas Ollendick)称,它们可能会严重损害儿童的活动能力。

   患有焦虑症的儿童及青少年并不认为他们的恐惧是不合情理的,他们的身体或许还会出现腹痛和头痛等症状。他们可能还会长期经受对学业、社会交往、健康与安全以及世界大事的过度忧虑。

    有些患焦虑症的儿童还会精神抑郁,医生可能会开药方来治疗这两种问题。心理健康专业人士还会采取认知行为疗法,这种疗法注重焦虑控制和放松技巧,以帮助儿童 控制他们的身体对焦虑的反应。

   其他一些传统疗法包括“认知重组”,包括积极思考、比较恐惧强化和恐惧减缓的迹象、制订应对所害怕情境的计划。通常说来,“直面疗法”得到采用的话,一般也是在治疗后期。

   然而,梅奥诊所、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及其他机构的研究人员发现,在治疗早期逐步让儿童去直面让他们焦虑的事物可以相当有效地帮助他们克服焦虑。有时候,治疗的时间并不用很长。

   奥伦迪克博士制定了为时三小时的强化疗程来帮助儿童克服在坐电梯或遇到一只狗等情境中的焦虑。实践证明他的强化疗法比着重与恐惧症相关的训练、但不让儿童直面所害怕物体或情境的疗法更有效。治疗师会与家长合作来强化与保持儿童已掌握的能力,并会安排后续的电话访问。

    除了常规的焦虑症门诊外,梅奥诊所还为不住在当地的患者提供为期一周的集中疗程。目前怀特塞德博士正在开展一项调查,评估六个有家长协助的“直面疗法”疗程的疗效。

    他通过调查问卷的形式衡量家长与儿童的逃避行为,比如家长会被问到“当您的孩子害怕或担心某事时,他会试图逃避吗?”儿童则会被要求描述自己的习惯,比如说:“当我害怕或担心某事时,我会试图不去接近它。”

    由怀特塞德博士领头的一项研究于3月份在《行为疗法》(Behavior Therapy)期刊上发表了论文,研究表明,在让儿童逐步地直面给他们带来恐惧的情境时,其家长在调查问卷中的逃避得分会下降一半。怀特塞德博士还开发了一款名为“Anxiety Coach”的移动应用,便于患者了解焦虑、控制症状并制订活动列表以帮助他们直面自己的恐惧。

    这种逐步直面恐惧的方法属于乔治安•斯迪利所参与的梅奥诊所青少年门诊部研究项目的一部分。乔治安从八年级开始就受到抑郁困扰,并接受了药物治疗。然而,她似乎还是极其害羞,不愿参加派对和朋友的聚会。她的母亲艾米(Amy)说她担心女儿“没有投入到她自己的生活中”。

    怀特塞德博士随机邀请了一批罗切斯特居民作为样本参与其研究以制定焦虑调查问卷,斯迪利一家就是其中之一。艾米说,即使是在答完有关她在女儿试图逃避某些情境的反应的调查问题后,“我还是没有联想到我们的介入和迁就可能会加剧乔治安的焦虑”。

    她补充说道:“我知道我是一名过分保护的母亲,可我有自己的考虑。”她和丈夫斯坦(Stan)认为他们减轻乔治安的压力是在帮助她。斯坦在梅奥诊所某输液室从事护士工作。

    乔治安的抑郁情绪在一年前开始恶化,于是他们的家庭医生把他们介绍到梅奥的青少年门诊部。艾米说,在初步评估的过程中,“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乔治安的焦虑情绪”。

    迈克尔•蒂德(Michael Tiede)是乔治安在小组治疗和一对一治疗中的治疗师,帮助她一步步去做她原先害怕的事情,就像乔治安所说的那样:“让我自己去面对”。蒂德和乔治安说 她每周都与小组成员分享她的目标,包括同意在商场见朋友、加入某一次谈话甚或只是某一天换个不同的扎头发方式以验证这不会引起别人的过分注意。

    蒂德说:“这会创造动力,然后他们会去做下一件事,然后再下一件,最后就不再那么难了。”

    前不久,一位朋友邀请乔治安参加学校一个帮助学生们变得更具同情心、停止欺凌行为的活动。她同意在一次学校集会上谈论她与抑郁作战的经历,会上还有其他人分享他们的艰难经历。另一个里程碑是,她与一些不认识的演奏者一同表演了合奏,她演奏的是小提琴。

    乔治安说她想日后也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艾米说他们一家人学会了“在乔治安走出恐惧挑战自我时给予她支持”。

    她说:“每一天我她的进步都让我惊讶。就像有了一个不一样的孩子。”

标签: